第一章 她重生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她重生了?

分享到:
关闭

是夜,帝都的纪家却灯火通明,璀璨夺目的宴会厅更是热闹非凡,政商界所有排的上名的豪门世家无不亲临到场。

“你们说言家那废物是怎么入了那位爷的眼?”

“谁知道了,而且我还听说那位爷为了不让那废物逃,硬生生的折断了她的双腿。”

“咦,我怎么听说是手脚都被挑断,门口还拴着两只恶犬。”

周围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有好奇者想要询问,却被骤然静默的会厅中传来的脚步声打断。

再看身旁的人,皆是一副惊恐臣服之态。

他抬头,便看到戴着金色獠牙面具的人拾级而下,气质尊贵无比,就是那通身的气势让人止不住的发抖浑身。

男人似乎察觉到什么,偏头一掠,幽深的眸子闪烁着冷漠的寒光,薄唇微勾,像来自地狱的弯刀,让人瞬间毛骨悚然。

再没有人敢抬起头来。

直到“哐当”的一声巨响,沉重的大门被人用蛮力猛然推开,来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跪在纪墨霆面前,对死亡的畏惧让他全身打颤,“爷,夫人的卧室起火了,夫人她.....”

“砰!”来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踹飞一米远,当场吐出一口鲜血,耳边还回荡着纪墨霆嗜血冰冷的声音——

“该死!”

宴会厅陷入了死寂般沉默,无人注意到角落里一双狠毒的眸子透着得意的光。

---

疼。

心被刀刀剐下般的疼.....

“疼!”

言舒痛苦出声,尖锐的指甲深深掐进自己的掌心,鲜红色的血液顺着指尖低落。

“疼就对了,因为待会你会更疼。”

阴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言舒费力的掀起犹如千斤重的眼皮,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上勾的眉眼,精挑扭曲的五官,玉白的脸颊沾染着鲜红血迹,带着强大视觉冲击力撞进眼睛。

方若彤?

她最好,最信任的闺蜜。

此时却是用匕首直直的捅进了她的心脏处。

言舒额头冒着虚汗,牙齿疼的打颤,“为什么?”

“哈哈哈哈!”方若彤笑的疯狂,一双眸子尽是歹毒,“为什么?言舒,你还是那么愚蠢。”

“你就是一颗棋子,也就纪墨霆把你当宝,不过他现在已经在阴曹地府等你了......”方若彤尖锐的指甲划在言舒毁掉的右脸颊,握着的匕首的手却猛然用力一转。

痛苦的低吟声从言舒嘴边溢出。

“言舒,要怪就怪纪墨霆为什么偏偏看上了你.....”

接着她的右肩被人用力一推,身体急剧下坠。

身后是万丈悬崖。

--

哐当一声。

言舒猛然惊醒了过来,喘着粗气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浓烟滚烫,泛着火光的房间,呆愣住了,“我不是被方若彤推下悬崖了吗?我怎么没死....咳咳咳~”

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就被浓烟呛的飙了泪。

她从床上下来,扫视一圈卧室,却被墙壁上烧到一半的半裸.体画像,定住了目光,

画中女子不着寸缕,眉眼半阖半开,极尽媚态。

更让人怵目的是,锁骨处密密麻麻的吻痕,想烙印一般刻在骨子里。

而匍匐在女子身上的男子,强劲有力的后背,那充满爆发力的腰肌,似乎都能看到青筋爆出,可想那冲击力有多大。

从胃部直冲而上的恶心让言舒没忍住低吼一句:变态。

却不小心再次将浓烟吸入肺部,咳的头皮阵阵发麻,紧绷的神经也在某个瞬间哐当断裂。

她想起了!

这不是她被纪墨霆囚禁的卧室嘛!

而这场大火,是七年前她听信方若彤的主意,故意制造大火乘机逃出纪家。

言舒看着这熊熊大火,难道我重生了?

她忍不住抚摸右脸颊,光滑细腻,完好无损。

她又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手臂,真真切切的疼痛。

这不是梦!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可是为什么要让她重生回到七年前!

言舒忍不住的抓狂,如果再提前一年就好了,她绝对会离纪墨霆那变态远远的!

不过当下小命要紧,再待下去她就要重演上辈子的悲剧了,她可不想再被毁容了!

火势越来越大,她得自救。

她看了一眼房门,眸中暗光一闪,那门被人反锁了。

不过,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床后面有一密道,是大火之后她才得知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她就算是死,也不想再呆在纪墨霆身边了。

言舒将床头柜挪开,伸手朝床内侧的墙壁摸去,摸到凹凸不平小圆点时,快速按下。

果然,床被挪开,露出了密道。

言舒脸上一喜,嘴角的弧度还没有勾起,就猛然听到强烈的撞击声。

有人在撞门!

是......洛寒吗?

她刚想回头,就听到那句仿佛从骨子里穿透而来的声音——

“阿舒.....”

言舒指尖发凉,身子僵硬的转了过去。

便对上了一双恐惧到连灵魂都在颤抖的眸子。

怎么是他?

纪墨霆。

“你......你怎么会来?”言舒本能的后退一步。

哪怕重活一世,也无法掩盖她对着这个男人深入骨髓的惧意和恨意。

逆着火光的纪墨霆戴着金色獠牙面具,冰冷的眸子带着毁灭性的狠绝,直直的朝着她冲了过去

她必须逃!

言舒瞳孔瞪大,但腿却不停使唤,最后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纪墨霆将她禁锢在怀里。

而她头顶上的水晶吊灯不知何时松弛,直直的砸到纪墨霆的后背上。

哐当一声巨响。

言舒心都跟着一颤,刚才纪墨霆冲过来是为了救她?

“阿舒,你只能是我的。”

阴鸷的嗓音带着毫不掩饰占有欲。

言舒还没有回过神来,脖颈处就传来尖锐的刺痛感,如同野兽撕咬猎物,仿佛要将她连同骨血一起拆吞入腹。

“纪墨霆,你这个疯子!”

她被他咬着整个身子都打着哆嗦,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伏在身上的纪墨霆一推。

砰!

纪墨霆被她推倒在地,晕了过去,泊泊血液从他后脑勺流出。

言舒捂着脖颈深吸一口气,死死咬着牙,“让这混蛋死了算了!”

咳咳咳~从口鼻吸入的浓烟让她喉咙发痒。

她必须赶紧离开!

言舒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通道走去,只是最后没有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纪墨霆,用力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掉头朝着纪墨霆走去,用力朝着他膝盖狠狠的踢了几脚,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今天我救了你,要是再敢用第三条腿欺负我,我就弄死你这条小命!”

然后还不解气的朝着他脸上扇了一巴掌,这才将人扶起。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