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傻子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章 成傻子了

分享到:
关闭

出了密道,言舒直接将纪墨霆往草丛上一丢,自己瘫坐在地上,摸了一把额头的细汗,“重的跟猪一样。”

又狠狠的踹了一脚昏迷的纪墨霆。

不过休息片刻,言舒就站了起来,她已经出了纪家庄园,而且现在是晚上,又有大火掩饰,是最好的逃跑时间。

至于脚下这人......拖他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她拍了拍手,准备离开案发现场,结果她刚抬脚,脚踝就被人抓住了。

言舒身子一僵,低头看去,就看到纪墨霆那双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脸上的面具不知何时已掉落,脸颊外侧还有一道未干的血迹。

看着额外的渗人。

“你.....你醒了?”言舒被吓的腿一软直接跌倒在地,手掌还磕到旁边一块石头。

完了!

这恶魔醒了,难道她还是逃脱不了成为禁胬的命运?!

不,她绝对不重走上辈子的路!

言舒深吸一口气,心里核算自己的胜算,见对方还没有动作,手快速握住旁边的石头,眸子闪过一抹厉光。

她不介意先下手为强!

只是她刚挪动发软的腿,就看到对方朝着自己虎扑了过来,死死的一把抱着她的腰,说着她从未听过的言语——

“姐姐,我怕。”

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将言舒雷的里嫩外焦。

言舒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脑袋,一定是她重生的打开方式不对,不然她怎么会精神错乱到听到“姐姐”这两个字!

纪墨霆这疯子,只会一口一口“我的阿舒”叫她。

“姐姐,你好软~”纪墨霆将自己的脸拱在言舒胸前柔软的地方,情不自禁的蹭啊蹭。

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言舒的脸色从狂躁变成阴沉。

言舒用力收拢掌心,胸口因愤怒剧烈起伏,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在纪墨霆的脑门上。

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的色胚子!

“等等,我好像没有听错......”言舒一把攥着纪墨霆的衣领,眼睛死死盯着他,“你刚才叫我什么?”

纪墨霆撇着嘴,一副就要哭的神情,委屈巴巴像只落水的小狗仔,“姐姐,你打疼我了,好痛~”

这下真的没错了!

言舒看着他脸颊上干掉的血迹,内心某个答案呼之欲出。

她感觉她已经按捺不住那颗激动的心了。

“乖,说你是傻B。”言舒带着诱惑的声音哄道。

纪墨霆眨着眼睛,满脸不解,但还是很听话的说道,“你是傻B。”

言舒:“......”这人是装的吧!?

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的纪墨霆端坐成小学生的姿态,小心翼翼的说道,“姐姐,我说错了吗。”

言舒深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个温柔的笑脸,“说我是傻B。”

纪墨霆:“我是傻B。”

言舒按捺不住的喜色浮于眉间,“说我是智障。”

纪墨霆很乖:“我是智障。”

言舒继续:“我是下作不要脸的色胚子!”

纪墨霆认真重复:“我是下作不要脸的色胚子。”

“哈哈哈~”言舒没有忍住的狂笑起来,“傻了,真的傻了!”

这笑声让纪墨霆有些不安,他用手手扯了扯言舒的衣角,“姐姐~”

言舒无情的将他的手拍掉,从草地上站了起来,眼神警告味十足,“记住了,不许叫我姐姐,我是你爸爸。”

纪墨霆这偏执狂傻了,那她不就彻底自由了吗??

言舒愉快的哼着小调,转身毫不留情离去。

却不想对方动作比她更快,一把搂着她的腰,低沉的嗓音难得带了几分撒娇和无措,“姐姐,不要丢下我。”

言舒脚步一顿,而后冷漠的嗤笑一声,“松手,我不是你姐。”

挺直的脊梁骨传来许凉意,纪墨霆将额头抵在了言舒的后背上,“姐姐~我怕”

言舒嘴角抽搐了一下,踏着尸体上位的纪魔头居然也会怕?

难道这就是报应?

活该!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由远及近传来稀疏的脚步声。

言舒先是一愣,而后以最快的速度蹲下身子,将纪墨霆拎到身前,捂着他的嘴,同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进展的很顺利。”

这声音.....

言舒眼眸微眯,下颌抬起,娇艳的脸颊透着浓浓的凉意——

“方若彤.....”

她绝对没有听错,这就是方若彤的声音。

上一世,她就是听信方若彤的话,制造大火,不但没能成功逃出纪家,反而还差点葬身火海,而本该接应她的人,却在这里私会陌生男子。

只是这男子的声音,她莫名的有些耳熟。

“想办法让纪墨霆服下这瓶药物。”

“您放心,只要有她在.....都不成问题。”

拖长的尾音带着轻蔑的得意,跟平时在她面前装乖卖巧时,判若两人。

言舒眸色加深,方若彤口中的“她”就是她吧。

毕竟上一世,她确实被她耍的团团转,特别是在坑纪墨霆的这条路上,更是不遗余力。

只是她真的不知道方若彤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前世的记忆点好像在纪墨霆放她走后,就戛然而止。

之后便是她死的那一幕。

言舒的思绪飘得有些远,神情捉摸不透,直到掌心传来了黏腻的触感,她垂眸一看,便撞进了纪墨霆黑白分明的眸子,罕见的清澈懵懂。

却把舌尖舔掌的动作做的色气十足。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骚狐狸改不了发骚!

言舒深吸一口气,确定那两个人已经走远,直接一巴掌抡到纪墨霆的脸颊上。

“姐姐,你为什么打我。”纪墨霆眨了眨眼睛,孩子气的神态跟他那张冷硬俊朗的五官违和极了。

言舒冷着一张小脸,“因为你欠抽!”

话落转身便走,只是走了几步又退回到纪墨霆面前,眼眸中恨意和不甘心翻涌。

纪墨霆,上辈子是我识人不清,认贼做母,被言家斩断了最后退路,是我眼瞎,把唯一希望放在利用我的闺蜜上,落个死无全尸,但我最最最不应该对你心软,被你硬生生的囚禁成傀儡,沦为床上禁脔。

这辈子不会了,既然你落在我手里。

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