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开启金手指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章 开启金手指

分享到:
关闭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啥,放下手机的警官脸色严肃了好几分,“但你作为他的家属需要严加看管,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啥?

“喂喂,警官,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是她姐啊.....”

警官头也不回,迈着大长腿几步就消失在走廊,身上挂着一百多斤拖油瓶的言舒,怎么可能追的上。

她严重怀疑被人坑了!还不能坑回去的那种!

“松手!”言舒心情很不爽,对着罪魁祸首更没有好脾气,阴恻恻说道,“再不松手,信不信我让你做香喷喷的鸭子!”

纪墨霆死死抱着她手臂不松手,闻言眼睛亮了亮,“要吃,要吃香喷喷的鸭子。”

言舒:“......”

一旁的医生不忍心,“姑娘,我瞧你挺心善的,这病人怪可怜,他这种因脑部造成的创伤,大概率是好不了了,你看看你能不能帮他找找家人.....”

“等等,你说他很有可能好不了了?”

言舒脸上肉眼可见的浮现喜色,她突然生出了一种很大胆的想法。

这不就是老天送给她报仇的好机会嘛!

傻了,那还不是任由她为所欲为,哈哈哈哈。

“姑娘你没事吧?”医生觉得她笑的怪渗人的。

言舒拼命压下嘴角笑意,一本正经的点头,“医生你说的没错,我心善,这人我就先领回去了。”

她脑海里已经幻想出108种折磨人的酷刑——

她挥动着小牛鞭,看着昔日折磨她的大变态,变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土狗!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阿舒?!”

完成沉浸在自己幻想里的言舒,压根没看路直接跟人撞上了,只是这声音.....

“洛寒.....”她猛抬头,便看到记忆中温润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一如既往的清秀隽永。

宁洛寒一把握着言舒的双肩,神情担忧,“阿舒,你怎么逃出纪家的,怎么都不联系我们,我跟若彤发现你失踪后,你知道我们有多着急吗?”

骤然听过“方若彤”三个字,言舒的胸口处仿佛还能感受到冰冷的匕首,刺进心脏的坠痛感。

她突然产生一种荒谬的想法,洛寒知不知道方若彤真面目?

“阿舒,我好担心你。”

耳边传来宁洛寒温润的嗓音,将言舒从荒谬感解脱出来。

她不应该这样想洛寒的。

上辈子他为了救她被大火烧毁一条腿,又被纪墨霆打断另一条腿,他都没有怪她,甚至不嫌弃她毁容的脸,不嫌弃被纪墨霆玩弄的身体,愿意等她。

愿意娶她。

宁洛寒握着言舒的双肩就想往怀里搂,压根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影闪了过来,直接一拳砸在他的眼睛上,带着不符合他“傻子”属性的凶光,将言舒圈在自己的怀里,“不许你碰她!”

“阿舒,他是谁?”宁洛寒捂着眼睛看向站在言舒旁边的男人,跟他眼神对上,猛然一僵。

这眼神好熟悉,他仿佛又看到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看蝼蚁一般的看向他。

他身体紧绷,拳头下意识的攥紧。

“他是......”言舒停顿一下。

长期以面具示人的纪墨霆,压根没几个人见过他的真容。

“我路边捡到的傻子。”

“傻子?”宁洛寒大吃一惊,刚才那要吃了他的眼神可半点不像傻子,不过这行为,也确实不像是正常人。

刚才应该是他看走眼了。

言舒点头,担心他的伤,“洛寒,你眼睛怎么样了?”

“疼,阿舒要不给我吹吹~”宁洛寒突然将脑袋凑近,言舒刚想仔细看一下他被打伤的眼睛,身子就被人猛拽了一把。

而后就看到像凶兽般的纪墨霆朝宁洛寒扑了过去,把人压在地上打。

还是往死里打的那种。

而宁洛寒毫无招架之力。

“纪.....你快给住手!”言舒惊了,照纪墨霆跆拳道十级的力道,人真的会被打死的!

“你听到没有,你给我住手,会出人命的!”

疯子!真的疯子!

顾不了这么多,言舒一咬牙直接用身子挡在宁洛寒前面,纪墨霆出势的拳头夹杂着冷风袭来。

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却未感到疼痛袭来,睁开眼便看到拳头距离鼻尖1cm处停下,两眼猩红的纪墨霆此时像极了无措的小孩。

言舒一愣,直到身下传来宁洛寒痛苦的哀嚎声,她有些气恼瞪了一眼纪墨霆,“还不起来。”

纪墨霆猩红的眼睛露出了委屈。

言舒没空理他,要不是亲眼看到检查报告,她都要怀疑这货是在装傻!

那把洛寒往死里揍的眼神,跟上辈子简直如出一辙!

“洛寒你怎样了?”言舒看着满脸血的宁洛寒,胸口闷的有些难受。

她伸手想要去擦拭他眼角处血迹,手刚触碰到眉心处时,脑子嗡的一声巨响——

“每次看到她那张毁容的脸,我都想吐,她居然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不去死!”

“她现在可不能死,她对我们可大有用处,只能委屈你再忍忍了。”

“为了我们大计,我可是受了不少委屈,你是不是该好好补充补充我~”

“讨厌~你慢点....轻点.....”

衣服脱落的摩擦声,身体交织在一起的喘息声,还有男人那张无比清晰的脸,都真实到仿佛是言舒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可画面里并没有她。

缠绕在一起的身体越发开放,似乎要到最后一步,突然画面中断——

她放在宁洛寒眉心处的手指被纪墨霆握在手里,他眸子里的血色未褪去半分,腥红的比野兽还要凶残几分,但脸上依旧委屈,“他脏,你不要摸他。”

“我不脏。”纪墨霆将言舒的手指摸向自己的脸颊处,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阿舒,你摸摸我好不好。”

言舒眼神有片刻的空洞,她似乎还没有从那段并不属于她记忆的画面回过神来。

他明明说过不嫌弃她毁容的脸的。

说过这一辈子都只爱她。

他还说要娶她的,要让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可是,这个面目可憎,言语恶毒的宁洛寒又是谁?

还有那个女音,虽然画面里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这声音她不可能听错。

只是,为什么......要是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