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纪墨霆被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八章 纪墨霆被打

分享到:
关闭

“阿舒,他脏。”

言舒背靠在出租车的座椅上,本来乱成一锅粥的脑子,被旁边这货孜孜不倦重复着这句话,更加烦乱了,“别吵了,再吵就把你丢下去!”

他瞪了一眼纪墨霆,试图抽回被他用纸巾不知擦了多少遍的手指,但没能成功。

言舒懒得理了,他要擦就擦吧,他这怪癖哪怕失忆也未能忘记,只要她身体任何一处被别的雄性碰了,他就得反反复复染上他的气息才肯罢休。

她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她能看到哪些并不属于她记忆的画面。

还有那些画面,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这辈子她根本就没有毁容,那些话就不成立。

或者......这是上辈子的记忆。

言舒用食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胸口闷的发疼。

情感上她想相信第一种,但理论上第二种才最有可能吧。

毕竟那画面太真实了。

而关于上辈子记忆,她好像缺失了一部分。

纪墨霆为什么愿意放她离开。

还有从她离开后的那一年里,她有大片大片的空白,那些人扮演什么角色。她好像忘记了很多很多事情。

而关于宁洛寒的记忆,她似乎只停留在他为了救她烧毁了一条腿,在病房里满脸爱意的对她说:会一直等她,这辈子只娶她。

不知为何现在再想起那画面,她的心跳好像不愿意再为他加速。

直到车子停到言家门口,言舒才收起上辈子零零碎碎的记忆。

“阿姐。”

言彻看到言舒从车里下来,眸子亮了亮。

“你怎么又不听阿姐的话。”

言舒心疼看着自家弟弟,她让柏俞把人送回来就是不想让他担心,结果他还是担心的在门口等了她一天。

言彻乖巧望着她。

“阿姐不是说了,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回来。”言舒伸手想揉揉他的头发,结果突然冒出一个大脑袋挤走了小脑袋。

纪墨霆顶着一副“求摸”表情期待看着她。

言舒半响无语。

最后她收回手,谁也没摸。

奢华的客厅正传来优美的钢琴声,琴声空灵,琴调柔中带静,似乎能让人一秒沉浸其中,但美中不足的是,弹琴之人还不够熟练。

细微的小停顿,却破坏着琴中的意境。

一曲完毕,言乐收回自己的手,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色,“妈,我学会了!这次比赛我肯定能赢.....”

余光瞥到依靠在门口的言舒时,声音戛然而止,脸上快速闪过一抹心慌。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言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警惕打量她,“你刚听到了多少?”

言舒嘴角漫不经心的上挑,对于她如临大敌的紧张并不意外。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上辈子她口中的“比赛”就是让言乐走向辉煌的开端。

一举成名,风光无限,此后扶摇直上。

但这次不会了,言舒嘴角勾了勾,正好把属于她的东西拿回来。

“舒儿,你回来了,这位是......”李芳看向她身后的纪墨霆,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

越看越心惊,长相如此俊朗,再加上那通身的气质,不像是普通人。

她这养女什么时候认识这号人。

而一旁的言乐早就看呆了,目光痴迷。

“阿舒,那丑八怪盯着我看。”纪墨霆攥着言舒的手指,皱眉皱的紧紧的,脸上却一脸孩子气。

噗哧!

言舒没忍住的笑出声,“丑八怪”这形容词形容的真好。

言乐脸气的通红,“你你......”

“你”半天也没“你”出个屁来。

言舒也懒得废话,转头对着李芳说道,“我妈房间的钥匙了?”

“你要钥匙做什么!”言乐惊吼一声,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过于一惊一乍,声音放柔,“姐姐,你突然要钥匙做什么?”

“跟你有关系吗?”言舒扫了她一眼。

言乐眼中愤恨一闪而过,刚想说话就瞥到从楼上下来的言父,嘴角扬起一抹算计。

“姐姐,我也是关心你,早上爸爸都被你气倒了。”言乐一脸心疼,“你回来都不关心关心爸爸。”

言舒嗤笑一声,以为她没看到她眼中的算计嘛。

“还知道给我回来!”

人未到声先到,言父几步冲了过来,那矫健的步伐半点不像被气倒的身子。

言父怒道,“还以为你硬气连这个家不要了!”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言舒毫不示弱的跟言父对视,语气淡漠,“这房子好像是我妈的,要走也该是你们吧。”

“你你你......”言父被这话气的不轻,说话都不利索。

“爸,你没事吧。”言乐抓个时机走了过去,一脸谴责的看向言舒,“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跟爸说话,你居然想赶爸出门。”

“不孝女!你这个不孝女!”言父眸子喷着怒火,那眼神里可没半点慈父该有的样子。

反倒是李芳一脸慈母样走了过来,“舒儿,你怎么能这样跟你父亲说话,赶紧跟你父亲道歉。”

言舒实在没心情跟她们演“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戏码。

“钥匙给我。”

她朝李芳伸手,这态度彻底激怒了言父,只见言父扬起巴掌就朝她砸去。

啪!巴掌声十分响亮。

言舒愣住了,她没有想到纪墨霆会挡在她身前,硬生生替她挨了这巴掌。

“他是谁?”言父看着挡在面前的男人,怒火更旺盛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纪家的女人了,谁让你胡来的!”

“不许你欺负阿舒!”纪墨霆张开双手将言舒护在身后,凶狠的瞪着言父。

言父眉头紧锁,倒是李芳注意到纪墨霆的不正常,伸手拽了一下言父,“自强,我看这孩子有点不对劲。”

“爸,我看他是个傻子!”言乐打量着纪墨霆,开始的痴迷秒变嫌弃。

一个傻子,长的再好看有什么用,跟言舒这贱人凑一对最好。

言舒冷冷瞥了一眼言乐,看到自家父亲自私自利的那副嘴脸,想吐。

要是他知道他扇巴掌的傻子,就是纪墨霆,估计得自扇十个巴掌吧。

言舒脸上一片冷意,“我再说一遍,钥匙给我。”

“舒儿,你母亲房间的钥匙我有好好保管,你要我给你就是.....”李芳一脸伤心,拿出钥匙,“但是你没必要为了这个跟你父亲怄气.....”

言舒接过钥匙,带着言彻跟纪墨霆直接上楼,将她们几人无视的彻底。

李芳看着她上楼的背影若有所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