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女子城主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万古第一分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章 女子城主

分享到:
关闭

戚望抖落身上霜雪,缓步入城,城门大开,虽是寒冬,但仍有人流熙熙攘攘,贩夫走卒不绝,城内道路上的积雪都被清扫得当,行人来去匆匆。

三生古国,国祚延续千年,版图九郡二十二城,当今圣上自登基后厉兵秣马,南北二域边境,以雷霆手段,凭少胜多,接连打了六场经典战役,震慑周边蠢蠢欲动多年的敌对势力,随后修生养息,重农务实,使得常年战乱不断的国家终于得以安宁。

这位被誉为创国以来最为开明的圣君如今心心念念提升国力,欲要晋升为中等国度,所以戚望一来便见到了大街小巷贴着的官府告示,奖励生育、参军报国、开荒种田等等。

一户每生一子可得二十两,女子亦可得十两,若抚养困难可报备当地官府,日常开销及上学皆由官方承担,男子参军每月军饷八两,战时期间十两,普通士兵抚恤金甚至已经提高到五十两一人,这比很多普通人一辈子挣得还要多。

若不愿参兵,亦可上官家免费领取荒地,只要开垦种田,八成所收归己,若收成不好,还能得到官家的补贴。

从宣赫圣上改年号为元春起,整个古国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派。

青阳城便隶属于白羊郡的二城之一,十年以前,青阳城在九郡二十二城名列后排,年年倒数,不外乎此地土地贫瘠,人数稀少,直到那位惊才绝艳的女子城主横空出世,打压横行霸道的山上势力,请旨带兵剿匪,更是不遗余力的打造荒废了的驿道,打开了通往周边城市的道路,重金引商,迅速的将青阳城打造成国内典型范例,据传连圣上都曾经跨越二千里亲临此地,接见这位女子城主。

受其福泽,改变生活的本地人大多对这位据传绝艳动人的女城主感恩戴德,但最让青阳城中上阶层们津津乐道的还是美貌绝艳的女城主的各种绯闻艳资,早年这位女城主崛起时,手段心狠手辣,但本身并无多少实力,要知道青阳城以前乱的可是跟土匪窝一样,一介女流如何能在其中搏杀而出?

从那些时不时就会蹦出来给她站队助威的青阳城各方暗地势力或领头人来看,她的“搏杀”之地恐怕就是在这些大佬们的床榻之间了,不过即便如此,能够游离在各个权柄滔天的男子胯下而相安无事,也算本事了。

不管外界褒贬如何,名为千娴的她终归还是成了这座城市的王。

城主府很大,所以很好找。

戚望站在恢弘的朱红色大门前,微微思虑,还是放弃了悄悄摸进去,毕竟以他如今的实力,还做不到能在一城之主的府邸瞎转悠。

年轻人走到边上的一家书局,花了一个铜钱,略一思量,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行字,边上那百无聊赖的书店伙计随意一瞥,当即惊为天人,瞪眼感叹道:“哥们,我就服你们这种读书人,耍起流氓来还这么高雅。”

戚望微微一笑,吹干墨水,塞进信封。

二队身负铁甲的肃杀军士对立而战,回到此处的戚望缓步走上阶梯,在他们摄人的目光下靠近了朱红色大门,门后走出个佝偻着腰的白发老人,淡淡问道:“来者何人,意欲何为。”

戚望平静说道:“听闻青阳城城主才绝盖世,在下略有修为,已达念者,特来效力。”

与此同时,戚望散出一缕念力,老人目光一扫,随意道:“你今天运气不错,下午大管家会回来一趟主持三天一回的考核,去里面大堂等着吧。”

初阶念者罢了,堪堪在城主府的水平线徘徊,这便是大城的气魄,若放在偏僻小镇,足以算得上当地豪强了。

戚望点头,随后从兜里取出十两碎银,连同信封一起塞到了老人手上,微笑道:“劳烦老哥帮忙,在下对城主仰慕已久,还望成全。”

白发老人瞥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他见多了这种年轻人,这些信或是无病呻吟,展露自己的宏才大略,或是滔滔不绝,表达对城主的爱慕,还有一些别出心裁的,叽里呱啦一大堆,他收下银子,淡淡道:“东西可以送到,看不看就是城主的事情了,她日理万机,不会常翻这些。”

戚望抱拳:“多谢了。”

白发老人随手招来一个士兵,令他将书信送完内阁,戚望则是一直往前走,城主府很大,但好在大堂直行便能到达,里面的厅堂里空无一人,外面的院子里则是三三二二站着些许人,有个二十多人,见到有人到来,他们习惯性的扫了一眼,未觉异常后便不再关注。

戚望找了一处阴凉地盘腿而坐,静静等待。

此刻还未到午时,那大管家要下午才回来,可在场的人都毫无怨言,皆是默默的等着。

日上三竿,已是午后烈阳。

府邸最深处的内阁,清雅院子内,一道窈窕身影撞开前面的木门,拎着酒壶,进门便踢掉了脚上的绣花鞋,踩着铺就地龙的温暖木板,双手大张扑在了绵软床榻上,屋里几个丫鬟见怪不怪,一人抱着棉絮软被上前,盖在女子身上,缓缓拉上纱帐,躬身退出,坐在书桌前的清雅丫鬟捧起一叠奏折,走到帐前:“城主,这些是这几日的要务,请您过目。”

纱帐内传来慵懒声音:“读来就行。”

清雅丫鬟闻声应下,徐徐朗读,只不过没读多久她们就发现纱帐内传来细微鼾声,当即有些无奈,清雅丫鬟压低声线,继续诵读。

约莫个把时辰后,终于读完的清雅丫鬟喝了口水润润嗓子,随后走到书桌前拿起一堆书信,走至纱帐前继续,又过了半个时辰,清雅丫鬟拆开手上的书信,不同于之前那些长篇大幅的各种书信,这书信上只有短短二行字,字体龙飞凤舞,颇有写意,然而这丫鬟仔细一看,却是小手一抖,精致小脸涌上绯红,眼中略有羞恼之意,这是哪里来的登徒浪子,如此大胆?

清雅丫鬟走至一旁,将手上拆解的信封交给另外一人,低声道:“告诉外院管事,令他彻查寄信之人,如此胆大包天,必须严责!”

那女子匆忙接过,刚欲离去,纱帐内传出声音:“写了什么?”

清雅丫鬟微微咬牙,到底是心地善良,深知这位主子的喜怒无常,急忙说道:“城主,没什么,都是些寻常的无聊之词。”

窈窕女子伸了个懒腰,偏过身,托着脑袋侧躺笑道:“读来便是,难不成现在都还有人敢堂而皇之的骂我不成,这可不是十年前了。”

清雅丫鬟进退二难,咬着银牙,脸庞通红如血,嗫嚅道:“心……心心念念慕……”

顿了顿,清雅丫鬟鼓起勇气,闭眼一口气快速说道:“心心念念慕玉体,但求鱼水解相思,落款:小娴娴的大夫君。”

原本还各有动作忙碌的各色丫鬟齐齐僵硬,一时间屋里落针可闻。

清雅丫鬟偷偷睁眼看了一眼床榻上那曲线妖娆动人的倩影,后者纹丝不动,她急忙说道:“城主,我马上让人去查!必定严惩这浪荡子!”

倩影缓缓坐起身子,轻声说道:“不用了。”

见到城主大人似乎没有勃然大怒,屋里的人刚刚松了口气,那清雅丫鬟便陡然面色剧变,因为她见到不知何时,一个黑袍人站在了倩影身侧,作为城主最亲近的贴身丫鬟,她们自然知道那是谁。

女子城主对着黑袍人说道:“你去。”

黑袍人瞬间消失不见。

屋内所有丫鬟顿时跪倒在地,大气不敢喘,没想到为了区区一封书信,城主大人竟然如此大动干戈,令这一位现身,这下怕又是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那位写信之人,下场指不定会如此凄惨,咎由自取啊。

真当这位以美貌著称青阳城的城主大人,是善茬么?

然而这些兢兢战战,不敢抬头的众多丫鬟却未见到,坐在床榻上的窈窕女子,只是双手托着下巴,狭长双眸眯成月牙儿。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