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只收米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猎灵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章 我只收米

分享到:
关闭

城东郊区有一排建筑,垃圾堆积如山。

门口挂着的招牌是:江东省白云市垃圾处理中心。

这个垃圾回收站,也处理一些比较特殊的垃圾。

回收站有两扇大门,常规回收都走正门。

非常规的回收,一般会走后门。

那些在后门出没的,无一例外,都是猎灵人。

别看此刻已是午夜,回收站后门来往的猎灵人,不在少数。

夜晚,是猎灵人的主要活动时间。

一些完成了任务的猎灵人,还舍不得走,时不时偷瞄着后门接待处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姣好的容颜,曼妙的身段,迷人的OL裙,以及黑色丝袜包裹的大长腿,构成了足够的回头率。

她是回收站后门的负责人,大家都叫她老板娘。

当一辆灰色面板车开进后门,人们顾不得看老板娘,集体关注那辆五菱红光。

放眼整个白云城,只有那个男人,会开着那辆面包车。

那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江湖上男人和女人对他的评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熟悉的人字拖,熟悉的腿毛。

当车门打开,只露出一条腿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他带着战利品回来了,他开着五菱红光又来了。

他拖着一个裹尸袋,没有和同行打招呼,旁若无人地走向接待处。

在场男同胞看他的眼神,透着忌惮,似乎敢怒不敢言。

那种忌惮,和那个男人在江湖上的称号有关——暴疯大贱。

相传他暴躁起来的时候,相当疯狂,六亲不认,用的手段还很下贱。

在场女同胞看他的眼神,和男同胞截然相反。

那种目光,犹如阿珍爱上了阿强。

女人心目中的他,是一个漂泊的浪子,沧桑的男神。

据说有些美女猎灵人和他交过手,领教过他的长短,背地里这样称呼他——王大帝。

很多女人化身为姐姐粉,夸他有大弟之资,万中无一。

目送王大弟走进接待处的一个房间,众人没有凑过去看热闹,这是规矩。

格局如同停尸房的房间里,亮着刺眼的白炽灯,老板娘套着白大褂,带着口罩,还有手套,打开了裹尸袋,仔细检查着女凶灵的尸体。

正常女人见到这种场面,早已惊声尖叫,吓得找一个厚实的肩膀依靠。

显而易见,老板娘不是那样的女人。

她没有丝毫恐惧,专业而冷漠,像个从业多年的法医。

验货之后,老板娘抬起头,说道:“货没问题,去办公室等我吧。”

王夏走进一间办公室,坐在会客沙发上闭目养神。

片刻之后,老板娘洗过手,也取下了口罩,扭着水蛇腰走进办公室,落座后笑盈盈地注视着王夏:“那东西已经成了气候,形成了一个小的异度空间,前面两波杀过去的猎灵人,都没能回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音色天生柔媚,听得人骨头酥麻。

真正可怕的是,老板娘很懂得满足男人的虚荣心,散发出一股“小哥哥,你好棒”的诱惑。

那双桃花眼里闪烁的光芒,像个怀春少女见到了最崇拜的偶像。

被她迷住的男人,通常会莫名其妙地膨胀,然后自降报酬。

本来说好十万的,和老板娘聊两句,就变成了三万。

王夏目光扫过老板娘深不见底的事业线,神色十分平静。

身为大帝,他比常人更懂得帝大勿勃的道理。

他一开口,就是标准的暴疯大贱风格:“猎灵人的本事,等于女人的年纪,不能随便问的。实在点,数米吧。”

老板娘一下子变得无比幽怨:“小没良心的,姐姐和你谈感情,你和我谈钱?”

“我是那种谈钱的人吗?”

王夏当场就不高兴了:“二十斤米,拿来。”

“你比谈钱的男人还更可恶,这年头灵米有多难搞,你心里没点数吗?前几天上面又发了文件,严格把关,限量供应,就连我也没有余粮啦。”

老板娘带着惹人怜爱的委屈,撒娇似的央求道:“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体谅一下我的难处,按照市场价,一斤米一万,我给你二十万。”

王夏油盐不进:“首先,我从来不相信市场价这种东西,黑市上一斤米炒到两三万,有钱也买不到。其次,你知道我的规矩,我只收米。”

“渣男,我看透你了!”

老板娘唰地站了起来,隔空指着王大帝鼻子骂道:“都说了我手头灵米很紧缺,你非得这么不念旧情?”

“生意归生意,感情归感情,别混为一谈。”王夏淡然道。

“算你狠!”

老板娘怀着满腔怒火,打了个电话,很快有工作人员送来一袋米。

毕竟回收站是白云城的金字招牌,她可以凭个人魅力让牲口们“自降片酬”,却不能拒给报酬砸了招牌。

王夏提起米袋,先是掂了掂分量。

随后他把米袋放在办公桌上,当着老板娘的面,打开袋子清点起来。

袋子里白花花的米粒,个头比普通稻米大一点点,像是一种优质大米。

有经验的猎灵人伸手一摸,能够感受到米粒中蕴藏的灵气。

王夏把手插到袋子底部,不停翻动着大米,有种要检查每一粒米的架势。

“你至于吗,我们回收站金字招牌,什么时候掺过假?”老板娘看不下去了。

“嘿嘿,我不是针对你,就怕你手底下有人不干净。前段时间临江城的回收站,不是有个内部人员夹带私货吗,说好的10斤灵米,底下掺杂了8斤普通大米。还是当面点清比较好,免得事后扯不清楚,伤了你我深厚的感情。”王夏腆着脸继续数米。

“滚,谁跟你有感情?都怪我当初猪油蒙了心!”

老板娘被勾起了扎心往事,暴脾气上来了。

一般妹子眼里的王大帝,是个挥金如土,潇洒不羁的男人。

但是老板娘知道,这货浪里带苟,该谨慎的时候比谁都谨慎。

她和王大弟交手多次,保持着全败记录。

老板娘的每一次套路,最后都变成了被套路。

“别生气,这袋米没问题。”

王夏见好就收,换了个话题:“最近有没有新任务?”

“没有!”老板娘气呼呼道。

“那种一斤两斤的小任务也行啊,我不挑食。”王夏不死心。

“说了没有!”老板娘几乎是吼出来的。

“今晚挺热闹的啊,外面十几个同行,怎么会没任务?”王夏问道。

“他们有的刚完成任务回来,有的接了二境任务。”老板娘找到了痛击王大帝的手段:“规矩你懂的,境界不到,接不了高级任务。你再厉害,也只是一境猎灵人,我手头二境任务挺多的,可惜你没那个资格。”

“白云城二境高人不多,那么多二境任务,烂着也是发霉,要不让我试试?”王夏循循善诱。

“别给我出难题,我们单位好心好意给江湖同道提供修炼资源,大家互惠互利,还有人背后说我们把各位江湖好汉拐去当炮灰。”老板娘罕见地严肃起来:“规矩就是规矩,你想接二境任务,先突破到二境再说。”

“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跟我谈人生,谈理想,谈感情。现在我和你谈感情,你跟我讲规矩。女人,你的名字叫无情!”

王夏一副很受伤的模样,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面包车驶出回收站,消失在夜色中。

过了一会儿,王夏看了看后视镜,眼中寒光闪烁。

直觉和经验同时告诉他:自己被盯上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