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那个死鬼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猎灵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5章 那个死鬼

分享到:
关闭

次日黄昏,王夏还没有起床。

昨夜操劳过度,需要好好休息。

外面的世界,远没有王夏的梦境那么平静。

黄昏时分,回收站后门有猎灵人开始走动。

猎灵人这个不得对广大市民公开的神秘职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遇到群魔乱舞的时候,白云城一晚上能冒出十几个猎灵人,活着回来的收获颇丰,月收入百万的都有。

遇到风平浪静的时候,可能一年半载没有工作。毕竟那些黑暗中的灵怪,不是网络游戏里的小怪兽,杀了一波很快就自动“刷新”出来。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每个猎灵人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比如王夏,明知道那条凶灵街死过两批人,他还是去了,因为那代表着20斤灵米的工作机会。

很多猎灵人和他一样,闲着没事就来回收站走一趟,打听有没有新的任务发布出来。

今天跑来闲逛的猎灵人,看见后门大院里,摆着一口棺材。

棺材板致敬了牛顿先生,并没有盖上。

好奇心驱使人们凑过去看了看热闹,随之引起了热议。

“刘阳,他怎么死了?”

“老板娘把他棺材摆在这里,到底几个意思?”

“如果对付灵怪牺牲的,一定会厚葬,怎么摆在门口?”

“没有过这种先例,我也搞不懂了。”

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出来了。

她环视众人,说道:“看来大家今天很有兴致,我说件事,希望各位注意一下,也可以转达一下。”

在一群人困惑的眼神中,老板娘进入了正题。

“这个刘阳,昨天晚上伙同一个跨省通缉犯,守在回收站外面,盯上了一个从我们这里拿到奖金的猎灵人,一路尾随,杀人越货。”

“我希望大家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你们拼死拼活完成任务拿到奖金,回家的半路上被宵小之辈暗算,你们是什么感受?”

“原则上出了回收站范围,我们单位不干涉各位的自由。但要是有人想钻空子,干一些扯后腿的事情,可别怪我不客气。劳烦各位转告江湖上的朋友,适可而止,否则,刘阳就是榜样。”

说完这话,老板娘婀娜多姿地进了办公室。

望着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背影,一群猎灵人头皮发麻。

在场有几个闲逛的,多少也有踩点的意图,此刻亲眼见到了反面教材的下场,惊出一身冷汗。

更多的猎灵人,显得义愤填膺。

没有人愿意自己拼了命得到的酬劳,被人半道上截胡了。

“呸!”

有个脾气暴躁的老哥,走到刘阳棺材前,狂吐了一趴口水。

其余众人纷纷效仿,嘴里骂骂咧咧。

回到办公室里的老板娘,看着高高的文件,秀眉微蹙:“白云城越来越不太平,二境的案子都快堆成山了呀。一境的菜鸟去了也是送死,二境的人手永远不够用,那个死鬼还不早点升上来,好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呢。”

那个死鬼,指的是王大帝。

抛开私人感情不谈,暴疯大贱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率,得到了回收站全体员工一致认可。

老板娘毫不怀疑,等那个死鬼突破二境,会给回收站减轻许多压力。

他甚至知道,那个死鬼早就能突破了,出于某种特殊原因,一直压制着等级。

那个特殊原因,使得王夏成为根基最稳固最厚实的一境猎灵人,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最强一境。

老板娘有理由相信,等那个死鬼突破后,他会成为超强的二境猎灵人。

心烦意乱的老板娘,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太阳穴,弹了个视频通话。

她想看看王夏敢不敢接,也想看看死鬼身边究竟躺着哪个野女人。

过了一会儿,王夏接起来了,睡眼惺忪地对着镜头,连眼屎都没擦:“什么情况,有新任务?”

“你怎么在家里?”老板娘看着画面,说得好像去过王夏家里似的。

“我在家里很奇怪吗?”王大帝还没睡醒,一时跟不上对方的思路。

“别装了,你以为路人没拍视频,我就没有证据?昨晚某个人用小猫牵红线的故事,我今天中午吃饭就听说了。”老板娘咬牙切齿。

“奇怪,你又不是我老婆,要这种证据干嘛?”王夏渐渐清醒了。

“别转移话题,那女孩儿人呢,是不是躲厕所里了,叫出来我瞧瞧。”老板娘直勾勾地盯着视频画面。

“什么女孩,哪来的女孩?”王夏又不清醒了。

“装,接着装,昨晚小爱帮你勾搭的那个。可怜的小爱,跟着你,真是上了贼船,整天助纣为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天一亮就把那女孩儿丢在酒店里,然后一个人回了家?”老板娘展开了推理。

“大姐,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思想有点龌龊了。那是一次美丽的邂逅,我不过和那姑娘吃了顿烧烤,被你曲解成这样。”王夏又清醒了,措辞也讲究起来了。

“渣男,你还有脸骂别人龌龊?”老板娘怒了。

“我说你大清早弹视频,就为了聊这个?”王夏转移了话题。

“大清早?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天快黑了你看不见吗!”老板娘控制不住暴脾气。

“哦,我还以为旭日东升呢,看错了,我的我的。”

王夏从床上跳了起来,也没考虑视频中有没有不方便,直接跑去厕所里嘘嘘。

“流氓,你迟早得尿血!”

老板娘红着脸,发出了的诅咒。

“你就不能盼着我久而弥坚吗,连这么恶毒的诅咒也说得出口。”

王夏长叹一声:“我好不容易才突破到二境,本来想帮你们单位发光发热,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你就这样对我,太让人寒心了。”

“什么,你二境了?”老板娘大吃一惊。

“必须的啊,你感受不到我强大的气息吗?”王夏抖了抖,提起了裤子。

“隔着电话,我怎么感受,有种你过来!”老板娘不相信对方突破了。

“没空,我还得稳固一下境界,过段时间才会接新单子。”王夏把手机放在洗漱台前,一边说,一边挤牙膏。

“真突破了?你怎么做到的?”老板娘难以置信。

“昨晚和那位小姐姐聊了聊人生,谈了谈理想,忽然有所感悟,水到渠成了。”

王夏美滋滋地回忆着,有了一个清新脱俗的结论:“所以说,男女之间谈人生理想,真的很重要。要不咱们定个半月之约,半个月后我们俩也谈谈?”

“滚,嘴里没一句真话,鬼才信你。”老板娘嗔道。

王夏一边刷牙,一边嘀咕:“你若不信,痛了个经。”

老板娘脸色剧变,伸手捂着肚子,夹紧了双腿。

她眼睛睁得很大,仿佛大白天见了鬼一样瞪着视频画面里那个男人:“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隔着电话,也能给我下咒?”

用了嘿人牙膏的王夏,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这就是二境的我,怕不怕,就问你怕不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