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欧皇的爱情事业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猎灵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8章 欧皇的爱情事业

分享到:
关闭

站在当铺门口的王夏,转身就走。

到了这种时候,如果他还卖掉那枚金戒指,他就是个二傻子。

种种迹象表明,他头顶的气象变化,起源于那枚戒指。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日暮西山。

王夏找了个路边面馆坐下,像个暴发户炫富似的把玩着那枚戒指。

当他取下戒指的时候,头顶的气象,恢复到原来的灰白二色。

当他重新戴上戒指,又变成了红白小花。

经过多次摸索,可以断定那枚戒指暗藏玄机。

“听说刘家祖上出过牛人,这东西,多半是高人开过光的宝贝。”

王夏想着心事,左手戴着金戒指,再也不肯取下来了。

他吃了三大碗牛肉面,那食量吓到了老板。

要不是看他手里秀着金戒指,面馆老板很怀疑这饿死鬼投胎的,要吃霸王餐。

王夏又叫了第四碗面,一边吃,思考着人生:“小区那个张总监,头顶上白里透红,要事业有事业,要爱情就爱情,人生都圆满了。我现在也是白里透红,和张总监一个档次了,爱情呢?事业呢?”

几秒钟之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幸福会来得那么突然。

爱情来了。

事业也来了。

老板娘打开电话,语气很急促:“王夏,你是不是真的到二境了?有个紧急任务,非二境不可,快过来帮忙。”

“多大的单子,你居然急成这样?”王夏感到意外,老板娘直呼他姓名,意味着出事了。

“没时间解释了,30斤米,来不来?”老板娘催促道。

“等我。”

王夏起身结了账,走得很痛快。

从前他接过的最高报酬任务,得到20斤灵米。

今天破纪录了,白里透红的欧气,带来了隐藏福利。

走到路口,王大帝霸气外露地一招手:“胎克sei!”

附近的路人,都用关爱智障的目光对他一阵打量。

这条街是步行街,路口很难打到车,有人曾经等了一个钟头,最后发现走路更实在。

人们对王夏的关爱,只因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做白里透红的欧皇。

pia的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王夏面前。

看到那个抱着黑猫的男人坐车扬长而去,附近的老熟客们惊呆了,人们同时思考着一个问题:那辆出租车,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

有些问题,注定是没有答案的。

有些欧皇,也是非酋无法理解的。

王夏到了回收站,看见了面沉如水的老板娘。

从老板娘头顶上,他还看见了盛开的小花。

困扰王夏许久的疑团,在这一刻解开了。

很多猎灵人和王夏一样,只知道老板娘整天坐办公室,不清楚她真正的实力。

即使王夏和老板娘比较深入地交流过,依然觉得这个女人深不可测。

直到今天,答案浮出了水面。

老板娘头顶,盛开着两朵花。

每朵花都有五片花瓣,形成一种圆满气象,隐隐有开放第三朵花的趋势。

二境巅峰!

这样的猎灵人,又号称半步三境。

白云城二境高手本来就不多,二境巅峰的老板娘,堪称镇守一方的存在。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王大帝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头顶,遭遇了暴击。

他头顶的第一朵花,也是五片花瓣。

第二朵花,只有一片花瓣,其余部分是朦胧的雾气。

很明显,王夏处于二境初期。

他还得凝聚出四片花瓣,方可达到老板娘那种级别。

看到老板娘那两朵花的颜色,王夏心理平衡了。

老板娘头顶的小花,呈灰白二色。

白色中夹杂的那层灰,意味着老板娘最近不太顺心。

王夏也不贫嘴了,直奔主题:“出什么大事儿了?你先说说情况。”

老板娘递过一张照片,开始了长篇大论:

“照片里这个人叫钱富贵,城南有名的阔少,两个月前得了一种怪病,在本地医院治疗了一个星期,反而病得更严重了,送去了省城大医院。”

“在省城治疗了两个星期,钱富贵病情也不见好转,又送去了京城一家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京城专家说他得了一种绝症,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无解的,只能接回家等死了。”

“上个星期五,钱富贵被接了回来,他父亲钱老板不死心,总觉得儿子被脏东西上身了,请了道士做法,还请了和尚念经,引起了我们单位的注意。”

“初步确定,钱富贵被某种东西上了身。最近我们一直在跟进观察,他今天突然发作了,情况很严重。”

“等等,我插一下嘴。”

听到这里,王夏开口了:“既然你们已经确定了钱富贵被上了身,干嘛不直接抓了他,用电击啊、特效药啊什么的,把藏在他身体里的东西给逼出来?”

老板娘嗔道:“你不要把我们部门想象得那么万恶,那都是江湖上以讹传讹。如果用强硬手段,那东西能不能逼出来不好说,钱富贵肯定是活不成了。”

王夏嗤之以鼻:“就因为他们家有钱,必须得保住钱大少那条命?”

老板娘怒了:“怎么说话呢,不管有钱没钱,凡是遇到那种情况,我们第一优先级,都是先把人保住。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才烧成灰,一了百了。”

王夏也懒得争辩了,果断切换话题:“钱富贵人呢,跑掉了,还是被你们拿下了?”

“我们单位有人跟进的,把他带过来了,跟我来。”

老板娘站起身,领着王夏进了地下室。

回收站的地下室,别有洞天,堪比科幻电影里那种大型实验基地。

人生第一次来到地下室的王夏,看得目不暇接。

走了两分钟,前方有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困着一个年轻胖子——钱富贵。

海楼铁?

王夏看到那黑漆漆的铁笼子,心里打了个突。

那种唯有官方秘密机构方可冶炼出来的金属,能够封印怪物的力量,还能够禁锢猎灵人的灵力。

王夏和铁笼子保持着五米距离,打死也不往前再走一步。

但是钱富贵不一样,正在猛烈地撞击着笼子。

砰砰砰!

每撞击一次,必然伴随着一阵惨叫声。

撞在笼子上的钱富贵,仿佛贴在了电网上,浑身发抖,口吐白沫,叫得惨绝人寰。

他双眼猩红,目露凶光。

吐出白沫的嘴里,露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