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她竟然重生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杀死他的白月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一. 她竟然重生了?

分享到:
关闭

“滚开!”男人一脸嫌弃地推开跟在他身后的女孩,女孩被狠狠一推,一闪身跌进了湖里。

“救人啊!有人落水了!”附近的人纷纷围了过来。

苏晚晚在黑暗中挣扎着,倏地,一道白光闪过,她的眼前一片明亮。她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和身旁模糊的人影。她一时间搞不清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愤恨绝望的感觉还萦绕在脑海中,苏晚晚皱了皱眉,想要驱散身体的不适感。“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苏晚晚记得自己用尽全力撞向墙壁,随后便挣扎在血泊中。

“醒了就别装死了!”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苏晚晚看清了眼前满脸不耐烦的男人,他长相俊美,五官精致,周身散发着忧郁邪魅的气息。

是季然!眼前的人对苏晚晚来说无比的熟悉,这是她深爱了五年,最后却羞辱她,将她置于死地的丈夫。

苏晚晚和季然相遇在大学校园,苏晚晚看到季然的第一眼就被他深深吸引了,她将自己的真心全部交给了季然,帅气又高冷的季然是很多女生喜欢又不敢招惹的对象,当时的季然对苏晚晚也是十分冷淡,但苏晚晚不放弃,她依旧时时刻刻关注着季然。

后来,苏晚晚偶然认识了一个叫向小葵的女孩。向小葵热情主动又善解人意,两个人很快成了要好的朋友,但苏晚晚没想到的是,她信任的好朋友是勾引她丈夫的绿茶,也是一步步将她逼向死路的恶魔。

苏晚晚记得,有一天,季然忽然向她表白,并且开始追求她。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苏晚晚很开心,她满心欢喜地接受了季然的追求,开始了一段对她来说很快乐的恋情。苏晚晚一度认为,只要身边有季然陪着,一切艰难险阻都能过去。她跟随着季然,在他毕业后陪他一起打理公司,在季然轰轰烈烈的求婚仪式上,苏晚晚被感动地一塌糊涂。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婚姻给她带来的不是期待已久的幸福生活,而是无尽的黑暗和折磨。

婚后,季然没有一天愿意回家,他的全世界都是向小葵,他每次回家,话里话外都是咒骂苏晚晚占据了自己妻子的位置,让他和小葵无法名正言顺在一起,又或是说小葵如何善解人意,为了闺蜜的婚姻宁肯放弃自己的爱情。这与其说是一场婚姻,不如说像是一场骗局和报复。

她在家精心为他准备好晚饭,他却整夜不归陪着向小葵。她生病感冒想要季然早点回家,他却不耐烦的告诉她有病就赶紧去看医生。她花费了一整天为他准备的生日惊喜,得到的却是他的怀疑和质问。在他眼里,她是恶毒做作的坏女人,而向小葵是单纯善良的好女孩。

苏晚晚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一个女孩挤到床边,伸手把季然扒拉开:“晚晚,你感觉怎么样?”

苏晚晚回过神来,她怔怔地盯着眼前的人,满脸的难以置信。面前的女孩正是苏晚晚最好的朋友:李希。

李希怎么会在这?苏晚晚还记得,李希不愿意让她和向小葵交往,而她很信任向小葵,根本不听劝,两人因此发生争执,导致李希意外发生车祸,车祸后李希失去了行走能力,终日郁郁寡欢,最后选择了自杀。

“小希?”苏晚晚激动地坐起来,李希被她吓了一跳:“晚晚,你可算醒了,你掉进湖里了,他们把你送来了医院。”

医院?掉进湖里?苏晚晚慌忙抓住李希,焦急地询问她:“小希,这是哪一年?”

李希:“……不会是掉湖里脑子坏了吧。”

“你和向小葵去公园,然后她说你掉湖里了,然后我就赶过来了,怎么回事啊,怎么掉进去的?”

苏晚晚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她记得是大学的时候,向小葵给她出主意,教她如何追求季然,季然和同学去公园做志愿活动,苏晚晚也一路跟着季然喋喋不休,季然被她缠到烦不胜烦,一把推开她,她一闪身掉进了湖里。

难道她回到了大学?苏晚晚在震惊过后感到有些欣喜,她拥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这时,季然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考:“既然她醒了,那我就走了。”

“什么?!你就走了?好好的人现在进了医院,你多少应该解释一下吧?”李希怒气冲冲地质问季然。

“没什么好解释的,别再缠着我了,烦死了。”季然一脸厌恶的表情。

“你……”李希非常生气。

“季然”,苏晚晚开口了,“和我道歉!”

“凭什么?”

“就凭是你推我下水的!”

“还不是你自作自受。”

病房外面的向小葵听到了争吵,急忙跑过来打圆场:“算了,小晚,季然也不是故意的。”说着还朝苏晚晚挤眉弄眼。

若是以前的苏晚晚,一定会对向小葵言听计从,不管季然多过分也不敢说什么,生怕自己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以前真是太傻了,苏晚晚想,难道一味地委屈求全,就能得到别人的真心吗?

“那好,李希,我们报警!”苏晚晚果断地说,“我们用法律维护权利,看看推我下水的人,会受到什么惩罚!”

季然愣住了,他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平日里低声下气的苏晚晚,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达到了冰点,僵持了一会,季然最终还是妥协了,他向苏晚晚道歉:“对不起,是我的错。”

苏晚晚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一阵冷笑,她并没有回答季然,而是冷冷地看着他。

“如果没有别的事了,那我走了。”季然满脸写着不耐烦。

“等一下!”苏晚晚开口了。

“还有什么事?”

“没什么别的事,我就是想告诉你,以后有多远滚多远,我怕你危害我的生命安全。”

屋子里一片寂静,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这是苏晚晚对季然说的话?这是那个卑微舔狗苏晚晚?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