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悲惨的前世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杀死他的白月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二.悲惨的前世

分享到:
关闭

看着大家震惊的表情,苏晚晚并不意外,前世的她卑微至极,她的一片真心,被季然和向小葵踩在地上狠狠蹂躏。

苏晚晚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天,季然和向小葵是如何将她一步步逼向绝路的。

季然将她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狠狠摔到地上,因为他认为她伤害了向小葵,向小葵从台阶上摔下受伤,季然坚信这是苏晚晚的手笔,他狠狠地甩了苏晚晚一巴掌,用最难听的字眼咒骂着她,拒绝接受她的任何解释,在他的眼里,向小葵是他的珍宝,而她只是个虚伪恶心的坏女人。

夜深了,她坐在客厅里等待着,等着季然回来,她要向他解释,解释自己没有伤害过向小葵。咚的一声,门又开了,季然一身酒气摇摇晃晃走进家门,一把拎起她,她挣扎着往后退,却被季然紧紧捏住下巴,下一秒,冰冷又暴力的吻让她几乎窒息。

“季然,你在干什么?”

“呵,满足你啊,你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他狰狞而冷漠的表情中带着嘲讽:“我满足了你,你就不会对小葵下手了。”

狂风暴雨般的折磨打碎了苏晚晚所有的期待,她无声的流泪,忍受着身上的痛苦。清晨的光透过窗子照在床上,遍体青紫的苏晚晚瘫软着,她颤抖着抚过床单上的血迹,这一晚,对她来说是凌虐和折磨。

苏晚晚对季然彻底失望了,她想要离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电话铃响起来,苏晚晚抬起沉重的手臂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撕心裂肺的哭声:“小晚,你弟弟他出事了!”

苏晚晚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她来不及思考,披上衣服向外冲去。她跌跌撞撞到达现场,扒开黑压压的人群,看到满地的血迹和弟弟惨白的脸。她晕倒在地,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医院的床上,季然坐在她旁边,下一秒,他的话让她如坠冰窖。

“苏晚晚,失去亲人的滋味怎么样?我的这份礼物,正是送给你的。”

季然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这就是他伤害小葵的代价。他为了帮你出气,导致小葵住进了医院,你说,这样的人不该死吗?”

苏晚晚颤抖着,用尽所有的力量思考着,这时手机又响起来,季然抢先接起电话,电话中的声音带着悲伤和恐惧:“小晚,快回家,你妈妈自杀了!”

苏晚晚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她已经丧失了面对一切的能力,而季然满意地打量着她的狼狈模样,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我把真相告诉你妈妈的时候,她的表情和你的一样有趣呢。”

苏晚晚想要逃出这个恶魔的牢笼,她想要为亲人报仇,但她的仇人并没打算让她活下去。苏晚晚被向小葵从医院带走了,她睁开眼睛,阴暗肮脏的地下室散发着腐臭的气味,她的双手被反绑着,她挣扎着,用嘶哑的声音大喊救命,她越是慌张,眼前的人越是满意。

“苏晚晚,别挣扎了,没有人会帮你的。”向小葵带着笑容,看笑话一样瞧着面前的人,“苏晚晚,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小葵,我把你当作朋友,你却这样害我!”

“朋友?苏晚晚,你可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苏晚晚,我其实该叫你,向晚晚吧?”

“你是......你是她的孩子?”苏晚晚惊恐地瞪大双眼,面前的向小葵有着和那个阿姨一样的眼眸。“怎么会......她的孩子,已经死了......”

“死了?我怎么会死?17年来我可一直记着你,是时候让你体会一下我当时的绝望了!”

一群男人恶狼似地扑过来,苏晚晚拼命地抵抗,她挣脱束缚,一脚将其中一个人踹倒在地上。

“摁住她!”向小葵发号施令。“这是老板的命令!”

苏晚晚被狠狠地压在地上,她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啊!”她撕心裂肺地尖叫着。而她身边的向小葵,正面对着她,兴致勃勃地注视着这一切。

苏晚晚死尸一样瘫倒在地上,向小葵附在她耳边:“今天的游戏,也是季然为你准备的。”

“向小葵,你是和你妈妈一样的下贱胚子,你不得好死!”苏晚晚咒骂着,向小葵的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苏晚晚艰难地撑起身子,拼死向一旁的墙壁撞过去。

“拦住她!”向小葵急忙指挥身旁的帮手们,但已经来不及了,苏晚晚已经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

苏晚晚死了,在受尽折磨后自杀了。

回顾自己的前世,苏晚晚觉得自己的一生就像个笑话,她明明家世显赫,却因为家族的算计被迫离开了向家,她跟随母亲,跟着败落的苏家生活,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她本想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生活,却因为季然,再次被卷进家族的仇恨和阴谋中。

她苏晚晚就是个牺牲品,是个替罪羊!她记得向小葵对她的仇恨来源于母亲和向家外室的斗争。苏晚晚的生父向景华,日日红灯绿酒,结婚后也丝毫不知收敛,向小葵的母亲就是这样怀上了向小葵。

17年前的那一天,苏晚晚小心翼翼地将盒子递出去,高凳上站着的女人温柔的接过盒子,就像接过一件精心准备的礼物,下一秒,她尖叫着从楼上掉了下去,而这个致命的盒子掉落在阳台的地板上。

前世的自己真的太傻了,她明知道自己作为向家的女儿不可能过上安宁的生活,却偏偏愿意舍弃一切去追求安稳,到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受辱自尽的可怜下场。这重来的一世,她定不会像前世那样痴傻,她要复仇,要让季然和向小葵也尝尝被欺侮的痛苦!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