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异世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龙魔血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穿越异世

分享到:
关闭

苍穹大6天星国,逝水宗绿竹峰上!

“师傅,快看,小师弟快要醒了。?鹑绲赖狼迦倘笞派倌甑纳硖濉4耸惫馔防先寺反蠛梗匀皇窍墓嘈λ贾拢还倌暌彩锹杂衅鹕4耸逼⒕龋媸倍家牙吹募O蟆br/>

“师弟,不要扰乱师傅的心神,这毛手毛脚的习惯我说你多少次了,你还不知道悔改。”这位沉稳男子轻声呵斥道。

这为沉稳男子名叫武刚。呵斥的正是之前好动的青年凌云。而坐在床上的光头老者与病态少年分别是师傅玄空与小师弟秦叶。

“大师兄我知错了,我这不是看到小师弟好转特别高兴嘛,求求师兄饶了我吧!”凌云立刻就开始讨饶道,语气中充满着顽劣。

“好了,你们不要闹了。秦叶已经暂无大碍,他体内的邪气我已经暂时压制下去了,这次也不知怎么了,来的如此的突然。”光头老者将秦叶轻轻放入床上,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下床转身对这两位徒儿说道,不过声音中充满了疲惫。

这位光头老者身穿青色道袍,在道袍的心口处绘有一根绿色的青竹。这正是逝水宗绿竹峰的座,玄空。而心口处的绿竹则是作为绿竹峰座的标志。

凌云听完师傅的话面露喜色,可是武刚仍然愁眉紧缩,丝毫没有开心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师傅,小师弟的邪气每次来得是越来越重了。而且来势越来越迅猛,若是下次再这样,恐怕……”

后面的话武刚没说,但剩下的半句都能猜出来。就是下次再要复恐怕就算师傅也无力回天了。

光头师傅玄空摆了摆手,目光凝视着秦叶憔悴的面容。语气悠长地说道“无妨,这次是最后一次。东西基本都已经齐了!”

“师傅,难道说已经……”武刚与凌云齐声道,似乎都猜到了什么,声音也失去了控制。

正在玄空想要往下说什么,床上的少年身体却动了动,紧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刚刚苏醒的秦叶见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眼前一个光头老者,还有两个青年男子正关切地看着自己,样子似乎十分怪异。莫不是玻璃吧,秦叶陡然打了一个冷颤。

“徒儿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玄空滑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祥,轻轻摸了摸秦叶的头说道。

“小师弟,你可算醒过来了,担心死我们了。凌云开心的说道。

还好,还好,不是玻璃,是师傅与师兄。秦叶脑海中想到。

“哎呦,我的头好晕!”刚刚苏醒的秦叶突然说了一声头晕,之后头一歪,似乎昏迷过去了。

“师傅,你快看看小师弟,他怎么了?”凌云看到秦叶突然昏倒,忙大惊失色地呼唤着师傅。武刚的脸色也露出焦急之色。

玄空也被秦叶突然的情况吓了一跳,忙用玄气探进秦叶体内,检查着秦叶的身体状况。现秦叶的身体状况良好,这才放下心地对着武刚与凌云说:“放心吧,秦叶并无大碍,只是有些有头晕,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说罢将秦叶的被子盖了盖,拉着武刚与凌云退了出去。

当门关上的一瞬间躺在床上的秦叶突然睁开了双眼,在床上坐了起来。“多亏我机灵,装作昏迷。不然待会肯定得露馅。如果他们知道他的徒弟、师弟此刻已经换了另一个人,定然宰了我不可。我目前可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所以得想个办法赶紧逃走,毕竟命最重要。”秦叶正待起床,准备逃离这是非之地。

正当秦叶刚要起身,突然一阵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一股大量的记忆爆炸似的向着脑海中涌来,顿时将秦叶刺激的头目眩“这回真晕了!”秦叶临倒前说出最后一句话,说完就直接栽倒在床上,人事不醒。

秦叶整整昏迷了一个夜晚,到第二日清晨,方才苏醒过来。醒来的秦叶也不再想着逃跑了,而是愁眉苦脸的在屋子里面不停地踱步,样子如同一个怨妇一般。

昏迷的这段时间秦叶将记忆全部接受了过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叫秦叶,与自己生前的名字是一样。从小便生活在绿竹峰,武刚与凌云则是秦叶的两位师兄,平日里待秦叶都十分的要好,师徒四人平静地住在绿竹峰上。也不用像唐僧一样去取经,无争无斗,这这似乎也是十分的完美。

但秦叶的身体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天生得了一种怪病。就是每个月的初一,如同例假一般准时。准确地来说,比例假来的都准时。

每月初一秦叶的身体便会蔓延一股邪恶之气,这股邪气来势凶猛,很快就会将秦叶整个人吞噬掉。多亏师傅玄空,为其输入大量纯正的玄气,才能将其暂时压制住。但近些年来邪气越来越重,来势越来越迅猛,以致玄空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是由于这种邪气,才导致秦叶修炼了这么多年,修为还在玄者一重,在整个逝水宗都是排名倒数第一,沦为整个逝水宗的笑柄。

这也导致了秦叶性格懦弱,被身边的四个随从整日欺凌,就连每月下来的灵石全被其索要,却不敢告诉师傅与两位师兄。就连师傅玄空费劲千辛万苦为其弄下的一桩亲事,却连提都未敢提一句。

秦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口中念叨:“兄弟你活的还真是不容易,死了对你来说是一种最好的归宿,你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我绝对会给你一雪前耻。”说罢秦叶起身下了床,走出门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