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山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寒衣封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出山

分享到:
关闭

第一章出山

化神峰上阴风怒号,辛寒衣的青衫猎猎作响,他清冷的眸子盯着山脚的沉仙江若有所思∶百余年前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激战,无数绝顶高手身殁于此,这片钟灵毓秀的圣地也彻底变了模样,改换了门庭,于苍生而言不知是福是祸。

良久,辛寒衣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望了一眼身后连延不绝的群山,身形一展踏空而去,身后只留下那依旧奔流不息的沉仙江,还有那默然无言却永远屹立的化神峰!

一路急行,过了沉仙江绕道长生湖辛寒衣远远的瞧见一座雄伟的宫殿矗立在长生岛上,高耸的殿宇直插云霄,辛寒衣深色复杂的脸上透出些许的愤怒其中居然还夹杂着点点的好奇和向往。辛寒衣不敢过久的逗留此地,万一其中的强者觉察到了,恐难以脱身,收回复杂的思绪继续朝前飞奔而去。

向南又是两条大江横亘再眼前。辛寒衣隐在云中暗道:那掌管墨河的魔王鲜于桀还好说,可那界水之主江水流却不是个好惹的。可界水、墨河是此去的必经之路,我即使身法再快又岂能瞒得过这二位?辛寒衣不由得苦笑道:自奉师尊之命出山已近一年,所做之事处处皆是凶险万分,有两次甚至死里逃生,可最要紧之事已迫在眉睫却被阻在此处。算了,多想无益,即使前方龙潭虎穴哪里又能挡得住我。

辛寒衣想来反正瞒不住那两尊大神,索性大摇大摆显出真身往界水、墨河方向疾掠而去。半日光景不到已到两江交汇处,那滔天巨浪已在眼前却未见半点人影,辛寒衣见无人阻拦大感意外,一时也猜不透那隐藏在暗处的两尊大神为何如此,只能使出平生本事极速掠过,免得夜长梦多。

片刻已过两江之地。辛寒衣蓦然回身一拳轰出,拳风呼啸直奔两江交汇处而去,势大且疾犹如一头巨蟒狂奔一泻千里。拳劲到处奔腾不止的水流骤然停歇且急速上升。一拳挥出辛寒衣继续前行,大喝道:多谢两位前辈抬手之恩,他日定当相报。声音遥遥传来却已经不见青年身影。

江面重归如初,不知何时已多了两条人影,一身黑衣,长发垂膝的江水流望着少年声音传来的方向,语音萧索道:难道真的老了?

不知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旁的人听的。

鲜于桀转头看向江水流,狂风吹得他那有些花白的头发肆意凌乱,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江水流直视着一生亦敌亦友的魔王鲜于桀道:你我龟缩在这两江之地虽无性命之忧却像两条丧家之犬般苟延残喘,我早已心如死灰了,若不是护着一族安危凭着我手中的战魂枪我惧何人?最后一句似乎是想呼喊出来的却无半点声威。

鲜于桀闻言缓缓闭上双眼,脸上神色痛苦道:焚天镜自师祖传自我手已有数代,先辈师长们手持焚天镜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如今我却让神兵蒙羞,就是死我也无颜去见列为师祖。言闭身影一闪消散于湖面,悄无声息。

江水流见故人已去,无神双目怔怔的盯着滔滔而去的江水,两行清泪竟从这一代枭雄眼中滑出,蓦地一生狂吼,江水自江心而分,一道红光从江心直冲入天,霞光万丈。长天之上,江水流倒持战魂枪眺望着辛寒衣远去的方向虎虎生威道:好小子,有种!

辛寒衣过了两江不敢稍歇,终于到了此行之地。辛寒衣打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树林,心中暗道:这枯木族生在这无边林海之中如何寻找?在这天上看不真切下面,不如下去瞧瞧。说着落下地来。一入林中才知道何为参天之木,入眼之处皆是撑天巨树直透云霄。

辛寒衣边走边啧啧称叹:我自出山来年日虽短可去过的仙境魔域何止一处,也未见如此之景。

“站住了”,一声轻喝打断了神游方外的青年。你是何人竟敢私闯我清灵圣地?

辛寒衣看着眼前的人,黝黑年轻的面庞上尽是刚毅英武全无少年人该有的稚气。

辛寒衣看着他心中一动,看他小小年纪竟然能独当一面来守护这神圣之地,本事肯定不小,起了好胜之心,也不答话。奔着少年就是一拳,那黝黑少年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毫无征兆的攻击自己。

黝黑少年虽慌不乱迎拳而上,可见对方那一拳三分虚幻七分缥缈,自己拿出平生本事竟躲无可躲,只能低吼一声灵气迸发,护身罡气布满全身冲着那一拳撞去,一往无前。

辛寒衣见状已然明了,知道对方绝非自己对手,可此时技痒难耐便有意要考教那黝黑少年。不等少年蓄力,又是一拳呼啸而来,那黝黑少年眼中精光大盛从身后抽出一杆粗如儿臂的乌黑木棒夹着风声冲着辛寒衣当头扫来。

拳棍一碰即散,辛寒衣拔高身形高声道:停手,算我们打个平手如何?

虽然辛寒衣已经手下留情,可那黝黑少年双手犹自颤抖不已,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同样颤抖的仙兵破天,不解又震惊的看着对面青年。

不等少年开口,辛寒衣便直截了当道:在下辛寒衣不知兄弟怎么称呼,可否带我去见你们龙血族长,我有要事相商。

在下黑木请仙长随我来,这林海中阵法繁复还请跟紧了,说着便御起仙兵破天带头朝林海深处飞去。他似乎毫不担心对方此来的目的,对方是敌是友也漠不关心,仿佛对方身上有种魔力似的。当然也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又有谁敢在这无边林海中撒野呢?

仙长?辛寒衣瞧着前方带路的少年好笑道:看你年纪不过十岁出头竟已有中天境顶峰的修为当真难能可贵。不过仙长二字实不敢当,我也不过比你大上六七岁的样子,叫我一声大哥就行。

黑木听到对方称赞自己,黝黑的脸庞竟泛起点点红晕,想到刚刚面对对方的无力之感,顿时又有些挫败,自己在族中已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了,七岁入初露境界,九岁到自如境,如今刚满十一就已是中天境巅峰,半年之内踏如造极境毫无问题。师尊还有族长都对自己青眼有加,师尊曾言:若族中圣物还在,我在二十岁之前必能突破灭世境直抵飞升仙人之门槛,再往上突破金仙境界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可惜啊。想起师尊失落的神情,黑木心中也不是滋味心道:就是没有了圣物又如何,我必不让师尊失望!回过神来,黑木扭头望向身后的青年,那青年也正微笑的看向自己,黑木见他双手背后长发飘扬未见御得何种仙兵,身形似随风飘荡说不出的轻松飘逸,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刚才和他交手时的压力居然有种面对自家师尊的感觉。

想到这黑木突然打了个激灵,怎么可能?他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来岁,我虽不敌他,可他最多也就是造极境难不成已是灭世境的高手了?一路胡思乱想,黑木似对林中阵法甚是熟稔,在林中恣意穿梭。辛寒衣自视目力记力超乎常人,此时也早已忘了从何而来的,若非遇到这黑木少年,在这茫茫林海恐怕永远也寻不到那枯木族人。想来还真是好运!

辛寒衣优哉游哉的跟在那黑木少年身后,身形虽毫不停歇,脑海中却在思量着临行时师尊对自己的种种交代。那些要紧事似乎都关系着长天大陆的未来,想想就有些头大,心里嘀咕着:这么重要的事为啥自己不亲自走一遭,这一路千山万水,处处坎坷,让从未踏出山门半步的我来干,真是有够可以的。

辛寒衣微闭双目,缓缓跟在黑木身后不知过了多久,越想脑子里越是一团浆糊。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管那么多干嘛,天塌下来也有自家师尊扛着,我怕什么。在辛寒衣心中还没有什么事能难倒自己家里的那个老头。林中清风微拂,吹在辛寒衣身上说不出的舒爽惬意。不再乱想的辛寒衣一身轻松,只想就此睡着在空中。忽而只听前边少年轻声道: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