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枯木逢春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寒衣封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章 枯木逢春

分享到:
关闭

第二章枯木逢春

听得少年说,到了,辛寒衣睁开双眼,映入眼帘之景有些意外又有些意料之中。

黑木上前抱拳行礼道:见过四位长老,辛寒衣注视着眼前四位老人也稽首行礼道:晚辈辛寒衣见过杞梓、铁力、楠榆、黑荆四位前辈。

我兄弟四人已有百余年未出林海,更从未见过你,你怎认得我等!犹如黑塔般的铁力长老冷冷的道。听黑木传来消息说你要见我族族长有要事相商?你可知龙血大人不见客久已,有什么事和我兄弟四人说也是一样。

辛寒衣余光瞥见黑木在偷看自己:知道是在来的途中黑木已通知族内自己要来的消息,不成想居然来的是四大长老。辛寒衣见铁力长老目光灼灼,仍旧微笑着与之对视平静的道:铁力前辈常年驻守林海之北,左有魔族威胁上有妖族之害,犹能安然自若,令人敬佩。就是百年前山暝族瀚辰暝君亲临也是寸功未建便掉头北上,单凭一己之力便能击退山暝族中法力前三的瀚辰冥君,那份风采更是令人心折。

住口,你到底是何人,小小年纪怎知这些秘闻,且将你擒住了再作计较,铁力闻言大怒。

大喝一声暴然出手,双掌挥出依然使出了八成功力,辛寒衣面色不改双拳迎上,一声巨响拳掌相对,飞沙走石,激起罡风似刀四处飞散。铁力长老又是一声大喝面色微涨后退半步,辛寒衣却纹丝未动随即还是那淡淡的微笑表情,人畜无害。刚刚那一幕发生的太快,黑木尚来不及出声阻止,就看到铁力长老一击未能建功竟然还稍落下风,惊得无以复加,只是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莫说是少年黑木,就是其他三大长老也是大惊失色,这青年究竟是何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不久前听闻黑木传来消息说有位年轻高手,不成想居然如此的厉害。

辛寒衣一招立威,忘着眼前的四大长老冷声道:不过如此,若不是师命难违,今天在下定要对当年之事问个清楚明白。

辛寒衣这句话说的不明不白的,若是旁人肯定不解其意,可落在那四大长老耳中却如炸雷般荡人心魄。

四大长老闻言,心有灵犀瞬间发动守住四方,将辛寒衣围在中心,当年那件事几乎无人知晓,可这来历不明的小子话里有话似乎知道点什么。今天说什么也要将此人擒拿住问问清楚,此人是友最好,若是敌人,如此年纪就有如此成就若是任凭其成长不知……

四方锁仙阵!四大长老一边同时出手一边大声喝道。

辛寒衣见状心道:此阵乃是枯木族三大阵法之一,若非是达到金仙境的顶级强者几无破阵可能。

四位长老实在太抬举区区在下了,晚辈何德何能让诸位前辈如此抬爱。虽然被困阵中,可阵中之人仍旧云淡风轻缓缓道:烦劳前辈撤去此阵,晚辈此来确无恶意,不但毫无恶意还对贵族有万分大的好处,刚才晚辈言语有些唐突了,还望四位长老莫要跟晚辈计较,只要见了龙血族长一切自会分明,四位长老久驻林海四方此刻都聚在此地,莫不是族中出了什么大事?就算有天大之事,只要我见了龙血族长也能轻松化解,晚辈在这锁仙阵中断然不会信口雌黄的。

小子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免得我兄弟动手。如此大的口气,且将你缚住去见狐尾大人。

辛寒衣见说话的是另一座黑塔似得黑荆长老。环顾其余三人皆是一样神色,知道刚才那一击让他们兄弟脸上有些挂不住,此刻绝不会善罢甘休了。激起心中傲气正色道:这锁仙阵是厉害,能困住我也不假,可是想要轻易将我擒住也是痴人说梦了!尽管来吧!

好小子,若是半柱香内不能将你擒住,我兄弟不再难为你,带你去见狐尾大人。四人中的老大杞梓终于开口了。辛寒衣接口道:若是晚辈不能撑住半柱香,想来也愧对师尊十几年的孜孜教诲了,自当废去一身法力。

怎可如此,四位长老,辛大哥还是以和为贵,焉能做如此赌注。黑木此时才插上嘴来,他对辛寒衣毫无敌意甚至很有好感,不知道为何几句话之间辛寒衣就和四大长老势同水火了。

黑木住口,且在一旁看我族阵法神通,四人中看上去最为年轻的楠榆长老也开口了。

辛寒衣向黑木略一点头:多谢黑木兄弟引路,在下感激不尽,今日有幸见识到枯木族三大阵法之一的四方锁仙阵,此来也无憾了,兄弟稍候看辛某如何破阵。

言闭,也不看四位布阵之人,骤然发难直取铁力。四大长老不料辛寒衣突然出手,虽慌不乱,四人虽有百余年未能联手,此刻布阵迎敌仍是随心所欲毫无瑕疵。杞梓,黑荆,楠榆见辛寒衣独取铁力也不去救,三人单掌平推看似平淡无奇却疾如闪电,直奔辛寒衣身后空门而去。辛寒衣一拳攻出,迅猛绝伦,心道:这一拳已是我毕生功力倾注,纵使不能将你格杀当场,让你重伤而退自是不难的,你一退此阵不攻自破。可身后压力破空而来,辛寒衣知道若是此刻破阵,阵是破了自己也要身死道消于此了。

辛寒衣瞬息收手,间不容发间双手合十,凝聚一身神功成金刚霸道之体,硬抗三大长老合力一击。虽然法力一吐一吞间已受内伤又硬抗那合力一击却依然屹立不倒大笑道:盛名之下无虚士,锁仙阵果然名不虚传。

四人此刻也震惊的无以复加,刚才那一击虽是三人之力也未尽全力,可威力有多大四人心里比谁都清楚。尤其是铁力长老刚刚似乎又闻到了久违的死亡气息,暗道:若是在林海北境单独面对那一拳即使不死也要重伤了,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就算在全盛之时也未必能胜他,何况百年前为了困住那人,心口那一掌让一身功夫只剩下七成不到。

四位前辈要赶紧了,半柱香时间没多久的。辛寒衣面无表情的调侃道,平静的外表下身体内已经在翻江倒海了,说不出的难受,那一掌是真的猛。不能再硬碰硬了,不然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了。

不用嘴硬,自家事自己知道,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等也无需你自废神通,告诉我们你的来历师承何人,还有来此何事,只要是友非敌,我们也不会过于为难你的。杞梓长老似乎动了爱才之心,不忍让这块良材毁在自己手里。

晚辈有几斤几两自然很清楚,前辈无需手软,尽管全力施为,晚辈接着就好。

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莫怪我等心狠,说着阵势又起,四人频频出掌。辛寒衣在阵中看不清事物只觉掌风呼啸连绵不绝,每一掌似乎都威力奇大且掌掌不同,有的锋利如刀有的力大似锤,有的寒冷似冰有的灼热如火,反正是应接不暇,此时辛寒衣还哪有轻视之心,仗着独步天下的身法在掌风织就的大网中摇摆不定,如弱柳扶风,看似惊心动魄实则那些雄浑强劲的掌风连他半片衣角也碰不到。

阵外四大长老越战越惊,那年轻人在阵中虽无还手之力,可看那身法端的是潇洒绝伦,他果然未说大话,这阵困他不难可要擒他也绝非易事。

四大长老心意相通,今天若是拿不下此人,还有和脸面去见族长,同时大喝一声:四象锁仙,四人联手施法,法力如大江倾泻注入阵中。辛寒衣顿觉压力陡增了何止十倍,瞬间挨了几记风刀,身子一歪就要不支倒地,忽然周身压力一轻,眼前也清明起来,原来是四大长老撤了阵法。眼前现出一人,长身玉立丰神俊朗,与先前见过的枯木族几人迥然不同,眼眸开合似有精光霹雳。身后跟着一人正是黑木。

辛寒衣向来人稽首道:晚辈辛寒衣见过狐尾大人,多谢。又转头向四大长老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杞梓道:是我们输了,你有何事向狐尾大人明言便是。

辛寒衣见四大长老居然痛快认输便道:若是诸位前辈早早祭起四象锁仙,晚辈定然无法坚持这般久的。

江山代有才人出,胜了就是胜了。辛少侠如此年纪能在四方锁仙阵内坚持如此之久实在令人钦佩。狐尾赞许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你说要见我龙血族长有要事,不知可否告知一二,或者能证明那件事有足够重要,否则我是不会让你见到龙血大人的。虽然如此说词,明显可以看到狐尾那精光湛湛的双眼充满了期待,甚至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

辛寒衣知道刚才自己不支之时定是狐尾令四大长老撤去了阵势,心中感激。又见此人虽身居高位却又如此平易近人,不由得心生好感。便道:其实你们应该有感觉到异样的,我只说三个字……

快说,狐尾一把抓住辛寒衣的肩头。如此之近的距离,辛寒衣都能听到他那砰砰的心跳声了。四大长老疑惑的看着他们的狐尾大人,怎会如此失态,再瞧着一旁的少年黑木也是一脸兴奋的盯着辛寒衣,摸不着头绪。

清灵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