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星暝暝君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寒衣封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五章 星暝暝君

分享到:
关闭

第五章星暝暝君

星暝独自离了九仙泽境城,御风而行,南下无边林海,一路疾驰,大半日的光景便到了两江地界,加速掠去。方一入境便感觉到一股澎湃的气息自界水境内而来,直奔自己,星暝心道:来者必是江水流,难道真让五弟料到了?还是自己多心了。

星暝凭空而立,瞬间那道气息的主人已然立在自己对面。两人相隔不过几丈之远,星暝见江水流手持战魂枪神色倨傲气势汹汹知道来者不善轻叱道:江水流你来此何事,为何见到本君还不行礼。

江水流傲然道:今日之江水流已非昨日之江水流,那个在你山暝族淫威下苟且偷生的江水流早已灰飞烟灭了,今日在你面前的乃是这界水之主。我已立下誓言余生绝不让山暝族人踏入我界水境内半步,昔日你山暝异族侵我长天大陆,屠戮我的族人,我为一族之私置大陆生灵于不顾,龟缩在界水之地,真乃大陆第一无耻败类。我身上的耻辱只能用你山暝族人的血来洗刷,今天就先拿你星暝开刀。

凭你,还是凭你手中的战魂枪?星暝冷哼道:这几句话若是百年前的你所说,本君自当敬你是条好汉,可如今这长天大陆已尽在我手,你这界水区区须臾之地还能掀起多大浪花。赶紧给本君让开,休要耽误了本君大事,否则屠尽你界水之地就在今日此时。

呵呵,江水流闻言怒极反笑道:你说的对,如今的我还有谁能看的起,我这界水也确是弹丸之地,可我今日定要将你留下,你可以轻视我,可绝不能侮辱我手中的战魂枪。

此枪乃我长生大陆轩辕祖师亲手炼制傲立于天下十大神兵之列已有十万年之久,历代战魂枪主人,无一不是冠绝群芳领袖群雄的风流人物,战魂枪在他们手中纵横十方天地,现今埋没到我的手中真是暴殄天物,我江水流有愧啊。看枪,江水流大喝一声人随枪走势若奔雷直取星暝眉心。

星暝见江水流骤然一击,右手紫芒绽放祭出本命宝刀:天绝,顺势劈出一刀声势竟不再那战魂枪之下。兵刃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天绝宝刀低鸣一声刀身紫芒吞吐不定微微战栗,星暝一惊暗道:天绝虽非神兵却也绝非凡品更被自己祭炼多年怎的才一击就痛苦悲鸣,这战魂枪果然霸绝天下。再不敢与之相碰,只是一味的游斗。

江水流一击得势,随即枪出如龙,怒卷狂风,将星暝罩在枪影之中,直打的星暝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神兵。

星暝越斗越是吃力,心道:这战魂枪竟然如此厉害,悔不该竟然忘记父皇教诲,轻视了神兵对拥有者法力的加成。这江水流若是换了其他兵刃与我对敌,最多和我平分秋色甚至还稍落下风,可此时自己已是狼狈不堪,渐露败相,再观对方愈战愈勇,自己现在连逃走都不可能了,那战魂枪似乎已锁定我的气息,不给我一丝喘息之机。这样的神兵利器父皇当年为何不将其收取,如今却如何是好。徒有一身神通使不出,当真是憋屈至极,正当星暝一筹莫展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三道恐怖至极的气息,像他急速驰来。

你的帮手来了,江水流也察觉到了,手中战魂枪舞的更加风雨不透,遗憾道:再有一刻定能将星暝刺于枪下。那三道气息的主人眨眼来到跟前,更不废话直接加入战场,江水流以一敌四,使出平生所学一时间竟不落下风,可再也无法锁定星暝的气息,只能任他跳出战团。

星暝跳出战圈,胸口起伏不定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此布防已久的山暝族十二殿主中的三位荒鸡,焱尸,容正三位。

星暝暗道好险:若是再来迟片刻今天可就要折在这里了,冲着三人道:速速格杀此人,取其战魂枪到九仙泽境城来请功。本君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暝君尽管自便,此人交给我兄弟便是。

星暝也不答话,御风疾走,江水流见星暝要走爆喝一声:滚开,长枪横扫,将荒鸡三人击退,身形一展流星赶月般朝星暝杀去。刚追出不远,荒鸡三人竟然出现在江水流身前,三人转瞬成掎角之势将江水流围在中间。今日你还想从我兄弟三人之手逃脱?战魂枪又如何,今日叫你看我兄弟手段,居然敢小觑我兄弟。正对着江水流的荒鸡殿主语气邪魅的道:话未落音三人齐齐向江水流攻去·······

星暝远远的回首见荒鸡三人将江水流困住,放心赶路,不多时已到两江交汇处,前方一人背身而立阻住去路,星暝停下身形道:两条丧家之犬今日一起发疯了不成,鲜于桀你也要学那江水流叛我山暝是么?

哼哼,本王素来行事随心所欲,何曾跟在他人之后吃屁闻骚。况且我何时臣服于你山暝帐下了?什么叛你之言,简直就是狗屁。鲜于桀头也不回淡淡道

哦,是吗?我可记得你那高徒可是在我族待为座上宾呢!如不是臣服于我,那百年前那场大战,为何你按兵不动,要知道若是当时你和江水流携战魂枪焚天镜两大神兵加入战场,胜负还未可知呢,可惜你二人却做壁上观,妄图坐收渔翁之利。战后那人前来兴师问罪,若不是我父子几人将他截在九仙泽境城内,若不是在我山暝族的庇护下你和那江水流还会有命在?怕是早已神魂俱灭,还有今日?星暝怒声道:还不赶紧给我让开。

如暝君说来,本王对你族还应感恩戴德,死心塌地的追随了?哈哈哈哈,当真是可笑之极鲜于桀转过身来怒视着星暝恨声道:当初若不是被那孽徒所欺,本王岂能一错再错。,那孩子本心纯良,若无人在背后蒙骗撺掇焉能撒下那般弥天大谎。今天正好黄道吉日咱们连本带利好好算算这比账。

当真欺我父兄不再此间,尔等就能肆意妄为了?星暝长啸一声,天绝出鞘划出一道紫芒电光火石般砍向鲜于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