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灵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寒衣封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章 灵心

分享到:
关闭

第七章灵心

清灵圣地枫木林树屋中,辛寒衣团坐在床榻上闭目养神,感受着这圣地中愈来愈浓郁纯净的灵力时时滋养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辛寒衣一边享受着一边心道:枯木族生在这得天独厚之境难怪高手层出不穷,千年前清灵木被盗,上代族长神木和上代十二仙灵为夺回圣木几乎全部战死。

龙血亦是深受重伤落下病根终身无望神宵境,枯木一族一夜之间从顶峰跌落至谷底至今元气未复。如今清灵木重回圣地,枯木一族重现昔日荣光指日可待了。

辛寒衣正幻想着鼎盛时期的枯木族是怎样的荣耀风光,为无数仙门所景仰着,忽而听到一丝细不可闻的脚步声急切的向自己所居住的木屋奔来。

辛大哥族长有请,不一会树屋外传来黑木的声音打断沉思中的辛寒衣。

早在黑木出声之前,辛寒衣已知晓他所来何事了,也不答话,人影一闪瞬间来到黑木身旁。

黑木一脸的艳羡崇拜道:辛大哥你如今是何等境界了,那日你独战四大长老,四位长老皆是金仙仙人境的绝顶高手,虽说如今法力大不如前,可四人联手布下四方锁仙阵,即便面对金仙境巅峰的绝世强者也能立于不败之地,你能在阵中坚持如此之久,岂非至少也是通玄仙人境了?可你也只比我年纪稍长,怎么可能呢,长天大陆上有过你这么年轻的通玄仙人吗?想想自己尚未踏入造极境,不由得大为泄气。

这几日都是黑木照料辛寒衣起居,两人年岁相差也不是很大性格十分投机很是聊得来。

不是很多,不过也不算少,就我所知的就有几人。辛寒衣见黑木有些沮丧便道:我辈修真本是逆天而行,万物生灵在修真道路上虽是大同小异,可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人天资卓绝,在前期初露,自如,中天,造极,灭世五小境界一路势如破竹不会遇到任何阻碍,可也有可能永远卡在这最后一关上,无法迈出最为关键的一步,余生都止步在此,无法成为日行万里的飞天仙人。当然也有起初休行缓慢,后期厚积薄发一飞冲天者。天道酬勤,只要不辜负自己初心就好。

黑木见辛寒衣承认已经跻身通玄仙人境,成为了世人仰慕的飞天仙人。本来黑木心中已大致有数,只是不甘心相信,此刻从辛寒衣口中说出,也不得不承认了,又听闻这长天大陆不仅仅只有他一人而已。顿时大为泄气暗暗道:简直是妖孽般的存在,自己今后更要加倍苦修,迎头赶上,等我踏入灭世境后定要禀明师尊出外游历一番,见见大陆上那些风华绝代的人物。

可惜这少年不能未卜先知,不会知道他今后的成就远超他口中的那些所谓风华绝代的人物。

辛寒衣见黑木愣愣走神便道:走吧,别让龙血族长他们久等了。

言毕移步朝龙血居所走去。不多时,那古朴树屋已在前方不远处了,辛寒衣加快步伐刚走到圣灵泉旁顿时察觉到十几道强大的灵力,虽然看不见他们但也大致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而且感知到对方并无恶意,辛寒衣忽然醒悟,定是枯木族十二仙灵赶回清灵圣地了。

辛寒衣余光在几处并无特别之处少一停留,也不停步,径直走进树屋。

枯木一族居所简陋至极,连族长起居会客之所也同样如此。黑木守在树屋之外,屋内只有两人正是龙血狐尾二人。辛寒衣抱拳低头,向二人行了一礼。

龙血族长脸上依旧古井无波看不出喜怒哀乐,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淡淡道:少侠这几日休息的可还好,招待不周还请见谅。今日请少侠来此,老朽有几个问题,还望少侠能为老朽解惑。

辛寒衣道:清灵圣地乃纯净圣洁之地,得天独厚,晚辈这几日也是受益匪浅。族长大人尽管提问便是,只要是晚辈能够解答的必当言无不尽。

三人分宾主落座,龙血族长道:无论辛少侠回答是否让老朽满意,前日我说之言都是算数的。不知少侠师承何方仙师,仙门所在,我族圣物丢失近千年不知令师从何寻来?

辛寒衣微微摇头苦笑道:这三个问题晚辈恐怕都无法回答,不过晚辈可以告知,晚辈师门并不在这长天大陆之上。至于贵族圣物,晚辈初见清灵木是在十年之前,那时清灵木被封印在一个古怪的石盒之中,那石盒周身遍布繁奥艰深的符咒,那时晚辈年龄尚小,根本不敢靠近,那石盒时而灼热似火时而寒冷如冰,家师耗费十年之功方才破开石盒,十年之中家师几乎昼夜不歇,就连我那三个刚入门的师弟都无暇顾及只能由晚辈代为授业。至于这石盒从何得来,家师从未提及,晚辈也不敢问。

龙血与狐尾相视一眼道:令师为了我族圣物殚精竭虑煞费苦心,更令少侠万里迢迢送来,实在感激不尽。如今这长天大陆已被山暝族所占,少侠虽然法力高深,一路上也定是万分艰险吧!

辛寒衣想起这一年来数次死里逃生感叹道:晚辈奉家师之命,理当竭尽全力。不是晚辈小觑那山暝族,来路上晚辈也碰见不少,除了寥寥几位金仙境的高手外,几无晚辈一合之将。那几位金仙境强者,晚辈虽说不敌,可要是一心想走他们也绝留不下。

狐尾见辛寒衣嘴上说的云淡风轻,心道:一路上定是危难重重,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后果。由衷赞叹道:辛少侠这般年纪便有如此成就,当为年青一代的执牛耳者。未来我长天大陆复兴的扛鼎之人。

辛寒衣见龙血二人不再发问便道:不知二位前辈是否还有其他疑问,若无他事,晚辈今日必须离开了,家师所托之事还有几件未能完成,实在不敢耽搁。

大恩不言谢,少侠既有要事,老朽也不强留,不知少侠此去何处?且将此物留下,在危急时刻兴许能助少侠一臂之力。龙血说着,手中青光一闪,现出一件匕首样子的事物道:还请少侠收下,聊表谢意。

此物名曰:灵心,颇有灵性少侠日后多加祭炼,不多时自会与少侠心意相通,用时便可随心所欲。灵心材质锋锐坚韧几乎可与当世十大神兵所媲美,只可惜我族未能有像轩辕祖师那般本事的人,无法物尽其用,让它更进一层。

辛寒衣闻言,大感意外,正欲拒绝如此贵重之物,可一看到龙血族长的眼神,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便也不废话,心念一动,纳入储物戒指之中。

然后双手抱拳道:告辞。半个谢字都未曾从辛寒衣口中流出。

黑木去送送辛少侠,狐尾冲着屋外的少年道:日后修行要以辛少侠为榜样,不可懈怠。

龙血目送辛寒衣黑木二人出了清灵圣地对着狐尾道:此子初出师门即现无敌之姿,金仙境下恐怕无人是他敌手。如此年纪便有如此道行如此风采,到是让我想起一人来。

是啊,出了那人,徒儿实在不知有谁能教出这样出色的弟子。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为何前日刚入我清灵圣地便和四位长老大打出手了。

龙血点头接口道:是啊,毕竟当年是我枯木族有错在先,没想到那人不但没有怪罪我族,还以德报怨,想来真是惭愧啊,那人真无愧是长天第一人。还好你及时赶到,铁力他们没有伤到辛少侠。不然我枯木一族还有何脸面苟存于世啊。

狐尾笑道:老师言重了,四位长老虽然脾气大了点,不过还不至于和一个孩子动气,只是那日辛少侠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超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神通,四位长老怕万一不敌,丢了枯木族的颜面,才出手重了些。

龙血族长闻言道:是啊,这个年青人当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啊,虽是他族之人,可却让你连半点嫉妒之心都生不出来,只有由衷的钦佩。

言毕又看向自己的爱徒心道:当年的你何尝不是这般的惊才绝艳呢,可惜族中圣物突然被盗,白白耽误了你近千年的最为黄金的时光。

狐尾似乎和自己老师心有灵犀,微笑着安慰道:老师无须为徒儿遗憾,徒儿相信世间不顺之事虽十有八九,可毕竟还有一二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况且徒儿如今的修为比之前也未曾落下太多,更何况如今圣木重回,那神霄境徒儿还是很有希望的。

再说了,即使徒儿真的没有那份福分,可徒儿也已经有了徒儿了。

狐尾欣慰的看着远去的小小背影感叹道:黑木啊,如今清灵圣木已归,可别让为师失望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