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开山立宗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寒衣封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九章 开山立宗

分享到:
关闭

第九章开山立宗

辛寒衣见萧中元说干就干,被他的热情似火和雷厉风行所感染,只有柳清明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萧中元道:当务之急就是要找个完美的所在来做宗门的道场,这山顶风雪太大,不适合,山脚又太矮,不符宗门气质,大哥三弟咱们去山腰转转,想必定有合适的场所。

辛寒衣道:二哥做主便是,转头看向柳清明,仍是不闻不问,一幅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也不反对的样子。

三人纵身向山腰驰去,山风吹动三人衣衫长发,清逸绝伦,活似三位天神降临,哪里像三只野鬼了。

未几三人飘落至山腰,身形尚未落下,竟同时向一处看去,接着异口同声道:就在此处了。

辛寒衣不料三人竟是如此心有灵犀,想到与他二人相识不过半日,竟荒唐的成了异姓兄弟,难道真的是缘分,实在不可思议。

此处甚好,免了我兄弟大兴土木之功。萧中元指着身前的一处山洞道:进去瞧瞧,这以后就是咱们野鬼宗的老巢了。

三人一同入洞,萧中元随手一抬,一颗明珠电射而出,嵌在洞顶,霎时洞内亮如白昼。洞口本已不小,里面更是大的吓人。山洞深处有台阶,拾阶而上,现出一块平台,平台甚是温润,竟是一块硕大的天然美玉。平台之上好巧不巧刚好又有三座石椅并排而立。石椅不知是何材质,萧中元又取出一颗明珠,照在石椅之上,顿时华光大放,流光溢彩,三人连连称奇。

看来此地竟像是为我兄弟三人量身打造一般,大哥三弟以为如何?萧中元兴奋的道:这开山立宗也没那么难嘛。现在宗门道场已定,咱们兄弟三人谁来做这宗主之位呢?还是说咱们仨兄弟皆是宗主。

柳清明道:一山岂有二主,开山立宗乃是大事怎能儿戏,不过我对这宗主之位没有兴趣,转头看向辛寒衣道:不知三弟心中怎想。

辛寒衣道:治理宗门非小弟所长,这宗主之位小弟实不敢任。言毕看向萧中元道:宗主之位二哥最为适合不过了。

萧中元眼中似乐开了花道:怎可如此,我兄弟三人理应平起平坐。

柳清明直视着萧中元道:你当真不愿做这野鬼宗之主?

萧中元一怔,见柳清明神色严肃,正色道:小弟愿意。

柳清明与辛寒衣齐抱拳行礼道:见过宗主。萧中元坦然受了一礼,随即连忙还礼道:咱们兄弟何须如此,大哥以后就是野鬼宗大宗主,三弟即是三宗主。今后我兄弟三人同进共退,定要以将那山暝族驱逐出长天大陆为我宗第一等大事。

辛寒衣柳清明二人应声附和道:理应如此,我野鬼宗与山暝族势不两立。

说起山暝族柳清明突然厉声道:我柳清明此生不杀尽山暝族人,叫我堕下黑暗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刀削斧凿的脸庞上杀气腾腾,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萧中元陡见柳清明失态。便道:大哥不必如此,以我兄弟之天纵之姿,再往前一步,进入那金仙境,谅那区区山暝族又有何惧。翻手之间即可灭之。

辛寒衣深以为然。

萧中元见气氛不对,手掌连挥,瞬间几大坛美酒从手上储物手镯中飘出。笑道:今日乃我野鬼宗开山立宗的大日子,实在可喜可贺,这几坛千年佳酿可是从我老爹的宝贝酒窖中偷出来的,一直不舍得独享,今日咱们兄弟就痛饮一番,大醉一场又何妨。言毕,率先举起酒坛大口大口喝起来。

柳清明默不作声也抓起一坛酒喝道:好酒,干。

辛寒衣从来不曾喝过酒,见他二人有若鲸吞,不觉口中生津,有样学样,抓起一个酒坛对嘴灌了起来,酒一入喉,如饮甘霖,一气喝了大半坛方才停下换气,道:这世间居然有此妙物,小弟竟从来未曾享用过,罔活了这二十来年。言毕又举起酒坛。

不知道最后到底喝了多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辛寒衣只觉眼皮重的厉害,在闭上眼的那一刻言语不清道:师尊若是知道自己在外自建宗门,不知道会不会一掌劈了自己,说完。嘴角含笑睡了过去。

柳清明萧中元二人此时亦是酩酊大醉,看到辛寒衣歪坐在石椅上,竟是早已不胜酒力,相视一笑,同时跌倒在石椅上。沉沉睡去。

这三人平日里本都是谨小慎微之人,不知怎的此刻几人却同时醉去,若此时有一贼人来此,即使只有初露境的修为也能取了他三人性命。

几个时辰后,辛寒衣陡然从睡梦中惊醒,运功驱散醉意,后怕道:我今天是怎的了,如此大意。从石椅上站起身来,见柳清明萧中元二人仍旧醉酒未醒,也不打扰,走到前方平台上,席地打坐,为他二人护法。

又过半天时分,辛寒衣听见身后有衣衫摩擦的响动,知道他二人已然醒来,便站起身道:二位哥哥睡的可好,小弟有话要说。

柳清明稍整衣冠,脸色有些微红,似乎因自己在刚结拜的兄弟面前醉酒失态而不好意思。

反观那萧中元大大的伸个懒腰后道:三弟有话但说无妨,此地又无他人。

辛寒衣道:小弟今日幸与二位兄长结为兄弟,荣幸之至,如今又开宗立派,本应留在此地共建宗门,可小弟奉家师之命尚有几件事还需去办,只能先行离开了。

柳清明道:这野鬼宗只有你我兄弟三人而已,又有何事?不知三弟此去何处要办何事,为兄左右无事,不如陪你一道也好有个照应,这宗门有你二哥在此足矣。毕竟他是宗主,理应驻守山门。说完看了萧中元一眼。

什么,这宗门刚建不到一日,你们就要离我而去?那我这光杆宗主做得还有啥意思,这烂柯山不知多少年都未有他人到来,想必也无需看管,是吧,萧中元急忙道:我兄弟三人正好一路同行,也可互相砥砺奋进,探讨道法,争取早日跻身金仙境,夺回九仙泽境城,光复我长天大陆。此乃我野鬼宗立派以来第一要务也。

辛寒衣见他二人竟要与自己同行便道:非是小弟不愿与二位哥哥一起,只是此去路途遥远且途中危难重重,怎好连累二位哥哥。

三弟此言差矣。柳清明打断道:我等既是兄弟,又岂怕小小困难,为兄虽不才,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萧中元亦道:你二哥我自出师门以来游历大陆已有四五年之久,至今未逢敌手,三弟所往之处,途中若是平安无事更好,万一有事,一切尽管包在你二哥身上。、

辛寒衣见二人如此坚持便道:也好,如此小弟多谢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